NCC直播中天换照听证会,让正反意见在阳光下接受检视。这场史上最久的听证会只是个过场,鑑定人意见不过是在强化NCC否决的情感,NCC委员的询问更暴露了「画靶射箭」的心证。但它却是一场绝佳的媒体识读教育,告诉我们,台湾的媒体规管是如何禁不起审视,而这样管制下产出的新闻,才是品质低落的注脚。

绿营对不换照的说法是「执照不是世袭」,这完全是不了解通传产业管制的谬言。各国因通传产业须长期资本投入,基于信赖保护原则,都尊重既有业者的经营权,採取「原则续发,例外终止」模式,例如欧盟各国皆以就地升级(refarming)方式续核业者之频谱执照。故通传执照换发之成就要件应採消极无重大缺失之最低标准,而非须积极达到之多元价值、劳动权益等高标准。

NCC企图用量化的裁罚资料坐实不换照理由,更利用个案具体化合理性。然而,涉己报导部分,中天不是最夸张的例子。今年4月钱柜KTV大火,6人死亡,同集团之年代新闻当天却轻描淡写。新闻置入与事实查证部分,中天被呱吉钓鱼,上鉤被罚,怨不得别人。但高思博于2018年台南市长选举时,与当时竞选对手黄伟哲互控缺席国会投票,三立电视台竟没有向高思博方查证,仅访问对手以鼻屎辱骂之词就做了一条新闻。高思博方考虑到媒体和谐,仅跟高层反映,旋即下架该新闻,而没有向NCC申诉。

呈现多元价值乃当初公视成立宗旨,以弥补商业电视之不足。今反用此理由要求中天,莫不表示新闻制作须服膺一至高无上的「呈现多元」价值,而不是追求真相的真谛?若在个案抵触时,NCC要业者如何衡平?又NCC委员紧咬独立审查人的失职,似乎本末倒置。独立审查人本就是NCC在台湾的创举,中天成了白老鼠,今若实验不成功,到底是橘越淮而为枳,还是中天无意遵行?NCC不先定性独立审查人,及确认其于新闻制播的有效性,仅一味地牵拖中天的内控机制失效,岂不怪哉?

坦白说,NCC列出八大议题作为准驳依据,等于要求中天做10家新闻台的资优生,未免托大。中天的确不是《华盛顿邮报》,甚至不是TVBS,但它并没有比三立更糟糕。如果说它因捧韩国瑜而品味低俗,那恰恰反映了台湾社会某群体的声音。这些标准不能只针对中天,也应普化成所有新闻台的换照标准,包括举办听证会,让社会大眾共同检验,谁是NCC的梦幻新闻台?

过去因频道位置有限而为特许的理由已不存在了,数位化之后,频道不再稀有,且他类视讯平台迭起,任何人皆可满足言论市场的空缺,管制电视台已无必要。虽然我对NCC不抱希望,但或许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透过本案,NCC委员能了解到本人不是神祇,若以一己意识形态决定言论市场的样貌,对民主将是莫大的戕害。NCC如能舍弃介入言论市场,即便中天壮烈牺牲,也是功德一件了。(作者为元智大学资讯管理学系教授)

#高思博 #言论 #NCC #新闻台 #换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