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中天新闻台换照案,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破天荒召开听证会,鑑定人聚焦在中天裁罚案件较其他新闻台多,质疑自律不足,这样的数据是否客观,有待商榷。

据NCC统计,中天新闻台从2014年换照至今,违规23次,遭警告2次、罚款21次,总计1073万元,其中,2019年就被裁罚860万元,而2020年上半年也有120万元。从裁罚次数及金额来看,NCC裁罚是否有据,可不是自己说了算。

首先,就无罪推定来看,行政裁罚有司法救济之途,在未经法院判决确定,不该做为重大裁定的依据,以符合比例原则,否则日后若出现无法挽回的违失,国家即使负担巨额赔偿,也难以弥补。

再者,中天2014年拿到执照后,前3年都没有裁罚,但从2018年后的21件裁罚,与政治有关的有14件,非政治的有7件,目前仅5件确定,16件还没有确定,显然有斟酌空间。

简单来说,中天被裁罚就是因为2018九合一大选和2020总统大选期间报导韩国瑜新闻过多,但总统大选本就是社会关注焦点,候选人一举一动自然成为报导重心,各媒体对候选人报导的取向本来就会有轻重比例,即使激战方酣的美国大选也不例外。

只不过,台湾蓝绿对立严重,引发政治立场不同者直接向NCC检举,NCC不秉承客观政治环境审视,动辄开罚,实有违独立机关的宗旨,更是违背新闻自由之举。

19世纪的英国政治家狄斯累利曾说过:「世上有三种谎言,就是:谎言,天大的谎言,与统计数字。」中天在特定时期遭到特殊裁罚,这样的统计数字已被污染。听证会上却只见鑑定人跟着当局的指令摇旗吶喊,寧当蛋头学者。

#确定 #鑑定人 #NCC #裁罚 #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