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媒体报导,我驻美代表处政治组日前传回外交部的电报内容全为英文,引发内部议论,经外交部正式澄清,外馆往来电报仍以中文为主。另有传闻,外交部向考试院争取在原特考名额之外,另增设高阶英文能力的分组名额,开放外交特考专业科目以「英文」作答,为海外侨民第二代提供报考应试的路径。

中华民国的外交处境备极艰辛;外交人员的挑战,世上少有。活化外交人员考选资格,争取更多且有志于外交的优秀人才加入工作,只要公平合法,应当受到国人的认同。

考试用人,向为我国傲视国际,避免酬庸的公平制度,外交领事人员考试亦然。惟以外交工作对外国语文与驻在地特殊需要,数十年来,我国外交人员之进用本即存有少数合于法规,以专员或谘议名义直接参与工作,绝大多数亦随后参加国家考试,取得任用资格,其中不乏升任大使、部次长,或任国安首长者。

举世皆然,优秀的外交工作人员不仅仅是独赖外语能力,更重要的是对于国际局势与驻在国歷史文化的广博知识,而最重要的是爱国情操,此于我国外交之艰困,尤为关键。

我国驻外人员代表中华民国,同时也代表台湾。中华民国是自1911年辛亥革命至今的正式国名,没有109年的中华民国,我们在世界上就没有正式外交。驻外人员当知,包括中俄《尼布楚条约》在内,清朝以来数百件外交条约协议及界图的原件都在台北。因此我国外交官更应该对两岸隔海分治70年之歷史有清楚理解与论辩知识。

台湾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家园,驻外人员必须了解台湾被割让与光復的歷史,并随时关注国内的发展,具备「说好台湾故事」的念想与能力。返回驻地时带一件原住民编织的书籤,一幅太平岛的沙画,都可引出绝佳的话题。海外华侨本有早年多自华南,与1949年后自台湾移居的老侨、新侨之分;新侨也有不同祖籍背景,父母在家使用母语不同之别,甚至涉及国家认同上的差异。此即为我国侨务及驻外馆处工作,敏感与困难之一大原因。

在海外出生长大的侨民第二代或第三代,即使拥有双重国籍或永久居留权,即使可在国外从事高薪工作,仍愿意放弃一切,为国际处境如此艰困的中华民国,返国参加特考加入外交工作,我们应该展开双臂欢迎,也应为彼等对当地文化、语言之先天优势,可收即选即用之效而感到庆幸。

如何选拔与培训这些海外新世代优秀青年,使其在外语能力之外,有忠贞不贰的爱国气节,有服膺宪法的正确认知,有融入我驻外人员大家庭的意念,以及在我国正式将英文定为官方语文之前,发愿努力学习中国语文之优美奥妙,则有赖我政府、外交前辈与授课老师们的共同努力。(作者为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中华战略暨兵棋研究协会理事长)

#工作 #外交部 #外交人员 #驻外人员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