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电视换照案听证会,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主持人拒绝程序正义,一再拒绝中天律师公平答辩的要求,似乎是在为了日后判刑预作铺陈,连同为绿营的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都看不下去,形容「跟40年前美丽岛事件军法大审场景比起来更糟」。有人形容这场听证会有如公审会,其实更像是一场猎巫审判会,充满了先入为主的成见和莫须有的罪名,和掌权者打压媒体封杀中天的意向声声应和。当政治权力对砧板上的新闻媒体比画着何处下刀时,台湾新闻与言论自由被宰割的过程已经启动。

当过老板的人都知道,如果想赶走不顺眼的员工,麻烦比较少的作法是先作铺垫,揪到犯错就多记几个过,考绩连续打得很差,积累的火候到了,开除时就不怕对方提告,因为有平时工作表现恶劣的证据。现在NCC的作法就有点像,从2018年九合一选举失利,就开始频频对中天开罚,部分与新闻品质不够好、编辑台把关不够严有关,但大部分与政治有关。其中中天基于尊重主关机关权责未提出诉愿及裁罚确定案件只有5件,其他都还在行政诉愿与诉讼中,说来5件的数字比三立还少,但听证会上,NCC主持人及所请鑑定人,仍以中天裁罚过多作为指控中天的罪名,这和民间要恶意开除员工前的铺垫像不像?

鑑定人提问完全外行

整个听证会的流程,有如精心设计的演出,主持人与鑑定人似乎各自安排好了分工,论述方向完全一致,左打右攻阵势完整。使用的是NCC提供的资料,而这些资料却不曾先给被审判的中天一份,中天处于「盲测」状态。这和司法程序上检辩双方各自提出论述,由公正中立的法官裁判完全不同。NCC带着所请的鑑定人团队对付中天,占了球员兼裁判的绝对优势。有的鑑定人甚至提问完就走了,连中天的答覆也懒得听,这样早有定见的人还能公平鑑定吗?中天的答覆不断被打断,难以畅所欲言,是程序上有意压缩中天自我申辩的空间吗?中天律师要求询问鑑定人,第一位鑑定人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就接到条子,然后所有鑑定人都不再回答,改为日后书面答覆,这是在心虚什么?一面倒的听证算什么公开、公平?

有些提问也完全是外行话,例如直播时老农口误把「斤」与「吨」讲错了,中天2分钟内立即更正,结果还是被罚,鑑定人说应查证后再直播,试问哪一个自由民主国家可以规定政论节目必须「先审后播」?这完全是另类的「何不食肉糜」,连电视新闻频道生态环境都不理解,又有什么资格对电视台指手划脚?还有人问中天新进记者的薪水是否过低,但只要高于基本薪资,私人企业的员工薪资全属市场机制,这又有什么好挑毛病的?

还有人问编审是否看过中天的每则新闻,彷佛没全部被编审看过就是内控不力,完全不明白在新闻编採过程中,从记者到主管,都有一层一层具有新闻歷练的人考量过滤,比较重大或有法律顾虑的新闻才给编审审阅,否则一天那么多则,开画展、房屋漏水的新闻也要编审看,不要说编审过劳,工时恐怕也会违反《劳基法》。重点在新闻的呈现不是假新闻也不违法,中间的编辑过程属编辑自主,外行人真的不必管太多。至于政论节目的来宾发言、新闻内容的比重、评论的观点,都属于新闻自由的范围,说起来,也应是国家公器NCC所应该保障、而不是凌虐的。

电视台寒蝉效应已现

一番马拉松询问下来,显然NCC完全没证据把中天和「国家安全」挂上鉤。有线电视网路稀缺性,更是私有财,没有违法不经司法裁判不能予以剥夺,这是宪法与民法的基本原则,行政权不能膨胀到可以对一家民营媒体抄家关台。现在声援中天的多是纸媒,其他电视台默不作声,因为存亡续绝都在NCC手上,寒蝉效应已经浮现。绿营对中天的频道虎视眈眈,如果扶上其他电视台补位,想必将再添友绿声音,台湾也差不多要成一言堂了。

当年威权时代思想箝制言论封闭,许多人耗尽心血生命争取自由民主,才有了我们如今自由开放的家园。当权者若伤害言论与新闻自由,必然会成为歷史的罪人。行政院长苏贞昌不只一次对NCC震怒,主委吓得赶快下台,继任者果然听命办事。但风向变了,新闻自由是多数共识,苏贞昌已成为最新民调中民眾最反感政治人物。苏院长趁早收回控制NCC的黑手,救救自己的声望吧。

#苏贞昌 #答覆 #编审 #公平 #鑑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