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QR code参与线上讨论
扫描QR code参与线上讨论

投审会公布最新对陆投资资料,1-9月台商赴大陆投资金额,出乎预料高达42.1亿美元,年增49.4%。以来两岸关系紧张,台商却无视风险继续西进投资,背后透露出不寻常的讯号。

不只台商继续大胆前进大陆,今年以来外资企业对大陆投资金额同样逐月攀高,已连续6个月正成长。根据大陆商务部统计,1-9月大陆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为103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5%,这还是未加计银行、证券及保险等领域的数据。如果只看9月数字,年增率更是高达23.7%。显示在疫情趋缓下,大陆经济快速復甦,加上北京当局一系列稳外资、改善经商环境的举措,让外资对大陆市场更添信心,也带动外商投资持续向上走高。

这也意味,儘管美中贸易摩擦扩大、全球保护主义升温、以大陆为主的全球供应链开始裂解与重组,固然有部分外资撤出,但涌入资金更多。对照经济表现,在欧美先进国家都还是大幅衰退下,大陆已经连两季正成长,甚至第3季经济成长率还持续弹升至4.9%,预期明年成长率可能重回8%以上,大陆市场对外资的长期吸引力并未褪色。

大陆经济吸引力有徵可循,盱衡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状况,像大陆经济规模这么庞大、生产效率又高、未来还能保有高速成长动能的经济体,几乎已找不出第二个。也因如此,即便美国持续施压、经商成本不再便宜、环保要求日益严格,外资及台商还是无法割舍大陆市场,甚至还选择加码投资。特斯拉在上海设立第一座海外超级工厂、三星扩大在西安建置快闪记忆体晶片厂房、广达及裕隆增资大陆子公司等,都是最好的例证。

不管是外资或台商,基于市场诱因与成本效益的考量,加码投资大陆,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只是,看在部分反对者的眼里,却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以旺旺集团为例,不仅被刻意抹黑收受大陆政府补助款,还被恶意指称为中资企业,极不合理。寒蝉效应,恐怕会让更多台商敢怒不敢言。

尤有甚者,部分人士甚至打算将手伸进台商的营运决策,要求行政院提案修改规定,将原本台商赴陆投资的事后核备制,改成事前报备制,严格控管台商资金动向,「避免台商成为红色供应链打手」。看似好意,背后其实充满浓厚的恶意。试问,一旦任何投资决策都得事前报备,商业机密外泄风险,难道不会提高?更不用说,商场瞬息万变,可能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针对企业的重大投资决策或股权移转,时间不会等人。

相对于台商赴陆投资,陆资来台,限制同样也愈来愈加严格。年底即将上路的三路障,包括从严认定第三地区陆资定义、增订投资行为样态扩大解释陆资,以及增加限制陆资来台投资类型,恐怕会让本已受到压抑的陆资投资意愿,更加低落。对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两岸投资往来关系,一点都不健康。看看大陆1-9月的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ODI),总额高达789亿美元,同期间陆资来台却仅有1.2亿美元,比重连1%都不到,显示两岸企业资金往来,相当畸形。

在如此畸形的架构下,台商愿意回台投资,刺激内需发展,是件好事,但也不需刻意排斥陆资。另一方面,政府也不应漠视台商赴陆投资大增的事实,应想办法改善两岸现状、协助台商在陆发展。今年以来,儘管受到疫情衝击,两岸经济表现都不如以往。然而,台湾出口大陆与台商赴陆投资的实际数据,却突显大陆市场的重要性,也证明两岸经贸与供应链的密不可分。这背后其实也代表着,主政者积极推动的脱中亲美作法,可能非常危险。因为民间想的,跟政府想的,完全不一样。政府的错误决策,不只会导致资源的错误配置,也会为台湾经济带来高度的风险与不确定性。这恐怕都是主政者必须深思的。

#扩大 #决策 #台商 #大陆经济 #台商赴陆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