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搬进来后,老师带我去量贩店採购。老师几乎是径直走到需要的东西面前,拿了就走,「我们以前来,都是瞎逛,结果不需要的东西买了一堆,后来就知道了,要买什么提前想好,这样又快又避免买错。」

我们买了一大桶厨房用油,二十四包的抽纸套装,温泉蛋,豆腐,黄油,起司奶酪,罗勒蒜香猪里肌肉等,买大分量的食材回家,老师教我如何分装保存。

我问老师为什么不买瓜果蔬菜,老师说在这里买太贵,去附近的菜市场买就好。我又问老师,坚果在哪里买比较好?老师说坚果要在早市买,价格差很多哦!

老师又带我去附近的全联买促销的鸡蛋、优格、4.5公斤装的洗衣粉。在冷冻柜前,老师告诉我平时可以留意促销活动,例如这盒鸡蛋,就比平时少了十二元。

有一天我经过捷运站附近的一个夜市,买了一盒蔬菜,第二天跟老师去福和市场,发现一模一样的,才二十块呢。

跟着老师买了一个礼拜后,我才知道大学生日常开销其实可以更少的,这些都是父母的辛苦钱,我们只需要稍微注意就能节省下来,何乐不为。

跟着大厨调配酱料

这栋楼里住着一位叔叔,他是老师的弟弟,一位职业厨师。中秋连假老师全家在这聚餐,由叔叔掌厨,我们饱腹美餐一顿!大家对叔叔调配的牛排酱料最讚不绝口。

当天剩下的酱料冰冻保存,接下来几天我自己下厨时发现,无论是披萨、荷包蛋、起司焗饭、炒时蔬,只要有叔叔的酱料加持,通通变得超级美味。

老师便和叔叔商量,请他教我们做这一款万能酱料,叔叔毫不吝啬,传授「秘法」。把熬好的橙红色、粘稠醇香的酱料分装好放在保鲜盒里,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我做饭不用愁了,横着炒竖着炒,都一样好吃!

以后还可以自己动手做酱料,用高汤、盐、酱油、醋等,按照喜欢的口味和比例,调懒人必备的「万能酱料」。从外食族,到自己搞定每一餐!

自从开始下厨后,路过菜市场都会停下来比比价格,在柴米油盐中多留一些心眼。今晚经过夜市,看到了像镶了花边的小黄瓜一样的东西,我问说这是啥?

卖菜的小哥太忙了答不上来,旁边同来买菜的阿姨很耐心地向我解释,「这是翼豆,就是翼啊,龙的那个翼!」啊?见我疑惑,阿姨还用手比飞翔的姿势。「你看嘛,它这个飞起来像翅膀一样!」「那这个怎么吃啊?」「用来切块炒肉丝很讚喔!」

正好是要做晚餐的时间,我立马心动,赶紧买了一盒,要走时,阿姨还不忘提醒我,「记得去掉丝喔!」

当了三年大学生,三年外食族,突然发现自己做便当好健康好省钱好安定,自己做饭的过程真的感觉「踏踏实实的生活着」,来自远方的留学生,如果开始自己买菜做饭,而不是匆匆外食,就会开始对这片土地产生诸多的眷恋,至少我的内心,这份情感正在悄悄地破芽。

春风化雨良苦用心

学校的老教授常邀请几位陆生到家中小聚,那天洗碗后,我随手把瓜皮一丢,教授爷爷看到了,轻轻地告诉我:「台湾人在这些地方比较注意。」弯腰把瓜皮捡起来。

我当时很难为情,没想到他拍拍我:「就慢慢学吧!」语气平和慈悲,只怕伤了我的自尊:这么大的人,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才想起来,三年来,没人说过我垃圾分类做得不好,而我在珠海也完全没有这个习惯。

这不是文明不文明的问题,教授爷爷没有把这个视为我的错误,也没有认为这关乎道德高低或人品优劣,而是希望我意识到,到了哪里,就要配合当地的生活方式,而不是顺着自己的习惯来。

一件小事,教授爷爷像家人一样叮咛,是春风化雨良苦用心,在自己人这倒是不要紧,是怕我到时候出门在外,这些习惯惹人不悦,会对我不好。

为人处世的细节

这一次搬家,离开同住近一年的室友若莓,我们都很不舍得彼此,视讯谈到这一决定的时候,两人都自动避开镜头的窗口,因为都闪到一边抹眼泪去了。

中秋节,我跟着若莓回到了她的老家宜兰,她知道我想体验一次中秋家庭式烤肉,可是她们家今年太忙没有要烤,她就找到了自己国中的好朋友,说对方同意了,愿意带上我一起!

烤肉当天下午飘着小雨,若莓骑着机车来载我,我问待会会不会经过伴手礼店,我想要给阿公买一盒酥饼,若莓载着我先停在一家刨冰店,买了七盒雪花牛奶冰,她说这是她妈妈的最爱。买完给阿公的饼乾,我们就前往若莓好朋友家。

快到的时候,我才发现,哎呀我忘记给这位朋友家带东西了,可是去吃烤肉,我又没有买食材、也没有带器具,完全吃别人的诶,真的很不好意思。

结果我们一到朋友家,若莓就把牛奶冰递给朋友,说:「这是廖小花买的,要给你们吃。」当下我非常震撼,又非常感动,我想就若莓对我的瞭解,她早就猜到我可能会忘记吧。

这些纲常伦理、为人处世的细节,我和她同住的日子里,真的默默地学了很多。时刻替人着想、时刻想着他人的需要,为人做下一步的打算,让人如沐春风、宾至如归,这是我切实地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在很多台湾人身上看到过的特质,也是最温情的地方。

我在那儿生活过

我开始用当地的金融卡,垃圾车到来的时间会催促我回家的脚步;我开始留意菜价和米价,超商的促销会让我提着购物袋不自觉地在路上雀跃哼歌。

我开始使用慢节奏的邮局来处理金融和收寄物资,亲手做的便当让我感念粮食的珍贵,体悟粒粒皆辛苦;我开始学习台湾人的为人处世方式,不留痕迹地让人感受到温暖和幸福……

我的签证上,赋予我来台资格的表格中写着几个字,「赴台就学」,就学,这是我的目的和任务,因此,我总提醒自己,台湾不是最终目的地。从前的我步履匆匆,心境飘忽不定,总是患得患失。而如今的我,学着过和当地人一样的生活,把自己沉入这片岛屿,深深地浸泡于其中,我去听她水面以下的呼吸,去感受她土壤之下的震动。

我依赖她、喜爱她、受她的馈赠与包容、感念她的恩情。台湾不曾改变,改变了的是我自己,要和这片土地发生什么样的连接,也取决于自己。

四年了,我才终于觉得,自己脚踏实地地踩在这座岛上。我也知道,唯有这样,未来我离开这里,待我的皱纹开始爬满眼角,在某间餐厅听到有人说起太平洋左岸的一座岛,我才有资格回头,缓缓地插一句:「你们在说台湾吗?我知道,我在那儿生活过。」

那时的我,会满脸笑意,有些骄傲,又忍不住热泪盈眶。

(全文完)

#教授 #台湾人 #叔叔 #台湾 #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