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即将就中天新闻台换照案进行实质审查,过去几个月,NCC违法滥权,不但践踏宪法对新闻自由与人民财产权的保障,更操控游戏规则、突袭式公布新的审查办法,对中天更加不利。看来,在这场公权力砍杀异议媒体的攻防中,幕后黑手不但球员兼裁判,还兼比赛规则的制定者,更赋与自己极大的自由心证权,媒体的生死全在幕后黑手一念之间。中天在这样专断的权力下任凭宰割,台湾的言论与新闻自由也将同时被斩断命脉。

NCC屠宰中天的动作,一步紧接着一步毫不迟疑,似乎铁了心非置中天于死地。理解政治游戏的人可以推想到,电视台现在多是一片绿友友,中天是少数非绿媒中最勇于批判的刺头,如果把这根刺头拔掉,顺带恫吓其他非绿媒,整个电视新闻就都成了挺绿传声筒。民进党不用再怕在野党搞出声势,因为媒体环境已做了生态改造,人民从此不会听到批评民进党施政的声音,一言堂的洗脑世界于焉成型,再加上大打反中牌,民进党以后躺着选也可以千秋万代了。

专断权力下任凭宰割

NCC为了中天换照安排了听证会,评鑑人明显不公,和主持人唱双簧般地一心想入中天于罪,手脚全在直播中被民眾看破。接着NCC又突然公布了新的「卫星频道节目供应事业一般频道换照审查评分表」草案,改变了评分配比,新配比还违反了NCC自己之前发布的「换照审查办法」,这根本应该无效,亏NCC也推得出来。

更可怕的是,评审第3关是由NCC的7位委员复审「其他应审酌事项」,等于给了委员强大的自由心证权。这就像是老师决心不让一个讨厌的学生过关,在考试中途突然更改评分规则,学生己经很难考好了,最后就算分数过关,老师也能凭自由心证死当学生,这算什么公平审查,不过是片面的屠杀罢了,既于法无据也不公平,更是严重戕害了新闻与言论自由。

NCC磨刀霍霍,担心的中天新闻台员工集体写公开信给蔡英文总统,一开头就问「我们还是您心里最软的那一块吗?」信中指出,政府手握中天新闻台的生杀大权,员工们忧心「蔡总统领导的政府要以伤害言论自由为代价,剥夺中天新闻员工的工作权」,盼望总统倾听475位中天基层劳工和数千位家属的心声,大家靠中天的薪水养家糊口,「我们的专业表现,并不逊于其他新闻台同业」,「不希望我们及我们的家庭成为政治祭品,我们仅仅要求的是保障工作权」。「NCC无视法纪要将中天新闻关台,我们即将面临失业,在年底寒冬之际,我们彷徨无措,充满恐惧。」

前NCC委员翁晓玲及何吉森共同提醒台湾社会,NCC组织法第一条的精神,就是落实宪法保障之言论自由,谨守党政军退出媒体之精神,促进通讯传播健全发展,维护媒体专业自主。但现在我们赤裸裸地看到,NCC自己就在践踏新闻自由,破坏媒体专业自主。对敢批判民进党政府的中天追杀到底,对海派媒体大亨笑傲民进党则不置一词,浑然忘却要党政军退出媒体的宗旨,对不同顏色的媒体更是抱持双重标准。当NCC指控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介入中天新闻时,却没有一句话谈到民进党政府和绿媒的你侬我侬。NCC已然成了披着公权力外衣箝制异议的打手,以球员兼裁判兼规则制定者的多种优势,赤裸裸地霸凌媒体,压制新闻自由。

私有财产权受宪法保障

中天电视台是一家民营媒体,人民的私有财产权理应受到宪法完全的保障;其员工生计攸关数千家人的活路,更是政府必须关切的议题。NCC砍杀中天,不但是在毫无法律依据下断人资产,更是砸破了数百人的饭碗。要夺人资产、断人生计,必须当事人有违法行为,由司法作判决始能为之,试问,中天除了不向民进党政府低头,敢提出批判异议之外,是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淊天大罪吗?就算有犯罪,也应该是由司法来判处,怎么会由公权力的几个委员就能断一家媒体的生死呢?

何况,媒体的天职是监督政府施政,唯有保障媒体自由报导及评论的空间,人民对执政表现的良寙才有完整的资讯作评判。但现在却反过来由公权力来评分媒体,并且决定媒体的死活,当屠刀向中天砍下时,台湾的新闻与言论自由也将跟着殒命。

#审查 #媒体 #委员 #中天新闻 #民进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