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序进入秋冬之交,新冠病毒疫情果然如疫情专家的预测,全球确诊人数不只未见缓解,反而有再度扬升的趋势。根据统计,截至26日,全球确诊人数已经突破6千万大关,死亡人数也已超过140万人。面对这样严峻的情势,儘管迩来包括美国、英国、大陆、台湾等不约而同的传出有关病毒疫苗研发、测试甚至上市的好消息,但是疫苗施打的效果固然仍有待最后验证,而其与疫情仍在持续扩散的两者之间,俨然存在是否缓不济急的竞搏样态。

除了如何有效控管疫情迄今仍是举世各国的当务之急,着眼后疫情时代如何振兴经济,乃至于如何重建后川普时代的全球经贸秩序,自然也是各相关国家优先规划并进行超前部署的热门议题。

以美国为例,即使川普迄今仍不愿认输,他的连任之路客观来看已经愈见渺茫。但从选后迄今,由他所掀起的中美贸易战不只未见暂时休兵,甚至在任期结束前继续对中国出重拳。先是于11月12日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投资与解放军有关的31家中国企业;继而近日又传出川普政府已将89家涉及解放军的中企,列入禁止美国企业投资或供应其零件与服务的新名单。而最新的讯息更指出,川普考虑在任期最后时间内,对中国加码强硬措施,以反制中国利用经济手段胁迫他国为名,结合其他国家一起缔结全新的非正式「抗中联盟」。

于此,姑且不论川普在大选后以迄新政府上任之前的这段期间,仍然持续不懈的推动新政策,是否有违即将卸任者在此期间应扮演「看守政府」角色的民主惯例,以示对接任者所代表最新民意的尊重。但川普藉由对中国採取更严厉制裁的做法,即使意在束缚拜登上任后的对中路线,拜登可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在选后首次的记者会上虽然也表示,美国必须与世界其他民主国家联手,在全球贸易政策上共同制衡中国。表面看来好像和川普想要缔结的抗中新联盟在一唱一和,但是他同时也定调美国并不会因而推行「惩罚性」的对中贸易政策。

在基本确定未来拜登并不会採行「暴衝式」的对中贸易政策之后,相关的回应包括上海美国商会于20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虽然受访者有七成预期新任政府将联合其他盟国对中国施压,但也有超过六成以上在中国发展的美国企业,看好新政府上台后,美中关系将得以改善,因而对于将来在中国地区的业务经营前景感到更加乐观。另外则是美国前财长鲍森也于日前指出,拜登政府除了应与中国进行新一轮谈判之外,议题更不应只聚焦于处理贸易失衡的课题,也应兼及服务方面的结构等问题。

除了拜登上任后的对外贸易政策预期将不会受「川规拜随」的框限之外,中国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惩」。远的不谈,以近日而论,中国除了促成东协与中日韩澳纽等15国于15日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成为世界最大的自贸区,紧接着又于17日以视讯会议的方式召开第十二次金砖五国领导人峰会。会中,新冠疫情确诊数分居全球第二的印度、第三的巴西、第五的俄罗斯以及南非(确诊数逾77万),以及同样面临新一波疫情衝击的中国,除了在加强国际防疫合作、维护多边贸易和经贸合作等方面达成共识,五国并制订「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2025」,为疫后经济復甦及反围堵「超前部署」。继而又由外长王毅代表出访日本,于25日与日本首相菅义伟会谈,达成中日双方加速推动中日韩自贸协定的共识。

相较于中美双方积极部署后疫情、后川普时代的国际经贸新局,乃至于中日韩之间除了同步加入RCEP之外,更务实的撇开彼此之间的歧见,加码推动中日韩三国之间的自贸协定。而台湾面对被摒除于RCEP之外,以及面对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却不得其门而入的困局下,日前虽然透过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于美国华府签署了一份合作瞭解备忘录(MOU),但层级和效能自然无法与前述两大区域自贸区协定相比拟。因此理应务实的参採日中于30日即将启动双方应对疫情「商务快捷通道」的作法,让两岸之间重启经贸人货交流管道。乃至于更积极的应对大陆将在厦门建立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创新基地的规划,透过双边协商超前部署以便就近搭上印度、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发展经济的便车。然而,这种务实的部署对策,如果不能突破两岸的对立僵局,则充其量只能是「望梅止渴」而却又求助无门了!

#拜登 #川普 #美国 #中国 #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