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美中关系是战略竞争格局,这是民主、共和两党的普遍共识,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也是奠基在此一战略共识上进行,只是会把战场导回国际多边体系中。

因此在强调合作对话的拜登政府期间,美中斗而不破是可预期的,即便手段不同,但美国仍会致力确保其军事、科技、经济、美元的全球领导地位,才能维持美国在区域与全球的影响力。由此,展望拜登政府时期的台美关系,台湾至少能有下列几点策略思考:

一、因应「拜登式的美国优先政策」:台湾为了可持续的产业经济发展以及因应RCEP可能的衝击,持续推进台美自由贸易协议,或者加入CPTPP皆是政府应努力的方向。

笔者认为,我国政府需更积极回应美国的需求,尤其我们应该注意12月3日拜登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佛里曼电访时的表述,拜登宣称他上任后「在对本国、劳工与教育进行重大投资之前,不打算签订任何新的贸易协议。」

目前呼声极高的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人选凯萨琳‧戴(Katherine Tai)曾说,「川普政府一向强硬对抗中国,但这种关税措施在很大程度上是防御性质,而美国需要更好的进攻行动。」换言之,虽然拜登政府宣称要推翻川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但不论谁执政都必须考虑国内经济、就业与人才教育等国内需求,因此实际上未来的美国外交政策基调应是「拜登式的美国优先」。

对台湾而言,台湾在川普政府期间主动宣布开放美猪进口,是基于台方主动解决台美贸易障碍,以加速双边经贸协议谈判的思考,未来若希望加速台美谈判进程,台湾政府与社会除了期待美国为台湾带来的贡献外,或可更积极回应美国国内需要。

例如台湾可趁全球产业供应链重组时机,将部分供应链转移至美国、加码投资美国,政府甚至可以规画扩大输送台湾青年赴美交流学习。相关措施既能为美国创造更多国内就业机会,台湾也能从中储备下一阶段产业技术升级的能量;更重要的是深化两国青年世代更广泛的人际网路纽带,拥抱更多知台、友台的美国朋友,为下一个世代的台美二轨对话储备人脉库、人才库。

二、因应拜登的印太战略与美中台三边关系:拜登长期主张对台海问题採取「战略模糊」,主张依据《台湾关系法》处理台美关系,拜登的考量是不露出美国的底牌并以此制约台海双方没有人会冒进,避免在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卷入台海争端。

许多台湾民眾为此担忧拜登政府可能重回「拥抱熊猫派」路线,甚至可能为了与中国达成妥协而牺牲部分台湾利益。

但笔者也想强调,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仍有半数优势,因此拜登政府的人事案、法律案与政府政策,依然会受到共和党路线的制约。

更进一步来看,拜登强调和平对话的中国政策与蔡英文总统的两岸政策是呼应的。现阶段美中台三方都无意进入热衝突,美国有抗疫与疫后復甦问题,而拜登也长期主张「台湾前途由台湾人民决定」以及两岸问题应透过和平对话来解决。

就中国而言,今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官方首度提出「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北京有自己的建军节奏,短期内发生台海或南海衝突不符合北京利益。

就台湾的立场而言,蔡英文总统自2016年上任以来便主张与中国大陆在「和平、对等、民主、对话」的基础上发展交流,这个善意与承诺不曾改变,因此民进党自然不会制造意外,也不会挑衅北京。

今年10月17日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主办的视讯会议上便曾直言「疯子才搞台独」,同场与会的中国权威学者阎学通也表示:「目前在南海和台海地区,都不会发生故意的擦枪走火,因为美国、中国大陆、台湾地区三方对军事行动的控制都非常严格。」

由此可见,相互克制寻找契机应是未来美中台关系的主轴,各方都有责任控制风险,互不挑衅、踩红线,而创造契机开启善意对话应是三方的共同目标。

最后,期待台湾社会共同支持蔡总统现行的外交、产业与两岸战略布局,以稳定可预期的步骤,在拜登政府时期的美中台三方赛局中,追求实质的国际经贸合作以及有意义的国际参与,为下一阶段的台湾前途累积各种可能性。

(作者为前海基会董事长)

#中国 #拜登 #美国 #主张 #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