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废弃物不同于一般民生垃圾,可能产生有害气体或物质,有其一定的标准处理程序,但多年来工商业带动经济蓬勃发展,中央空有产业政策,却迟至2016年才惊觉事业废弃物无处可去,垃圾大战早已难避免。

彰化县焚化炉当年曾因拒收事业废弃物,遭环保清运业者反弹、群起抗争,更在议会引发正反两面大战,有人支持只收一般垃圾,有人则反问合法缴税的在地企业难道不是县民?

事实上,多数公部门所属掩埋场动辄超过20年,早已濒临饱和,部分经活化再利用,开挖、重新分选去化后,腾出空间以容纳新增的炉碴、飞灰掩埋;近年来申请新设掩埋场的民间开发案更是寥寥无几。

全台现今仅存高雄有一处合法民营掩埋场,而高雄马头山掩埋场开发案因民眾反覆抗争、环评卡关,连已核准通过多年的台南龙崎掩埋场案,前年2月更由苏揆直接宣布永久终止,废止开发设立。

近年事业废弃物爆量,处理费一路飙涨,全台都出现不肖业者以合法掩护非法,租用私人土地或厂房来非法堆置、掩埋废弃物,甚至随意倾倒弃置,污染山林、海岸线。

官员私下坦言,早年政府徒有产业政策,鼓励前端兴办事业,却忘记要求业者连带负起后端废弃物处理的责任,相关政策付之阙如,如今才想亡羊补牢,要求各工业区利用现有空间设置处理、掩埋区,却已赶不上废弃物暴增的速度,事业废弃物究竟何处去?是目的事业主管单位与环保部门不能不面对的严峻考验。

#有产业政策 #掩埋 #抗争 #废弃物 #难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