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高层人事大地震,董事长周子学力邀蒋尚义出任中芯副董,却引发共同执行长之一的梁孟松决定挂冠求去,至于另一共同执行长赵海军至今仍保持沉默。对中芯来说,人事之乱已演变成「一芯难容三虎」局面,也暗示中芯进入转型关键期,未来恐不会再全力投入先进制程研发,而会转向提升成熟制程市占、朝向小晶片(Chiplet)及3D封装布局的方向前进。

今年下半年美国将中芯列入贸易管制名单中,未来所有来自美国的半导体设备及材料若要销售予中芯,都要先获得美国主管机关许可。对中芯来说,美国贸易管制将造成后续的扩产及技术微缩难上加难,不论是梁孟松或是蒋尚义,要利用现有设备来打破此一僵局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梁孟松2017年加入中芯并担任共同执行长,主要负责技术研发,在梁孟松的带领下,中芯过去三年走上了追赶台积电的这条路,虽然成功由28奈米跨入14奈米,并且推出介于14奈米及7奈米之间的n+1的制程技术蓝图,但除了华为海思外,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大客户宣布採用中芯14奈米量产。

再者,梁孟松在公开信中提及,中芯的7奈米制程研发已经完成,明年4月就可进入风险生产阶段。然而设备业者认为,中芯至今还没有针对7奈米等先进制程建置新生产线或盖新晶圆厂,7奈米若真的研发成功,要到真正导入量产可能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何况现在还面临美国的贸易管制,无法取得7奈米相关制程设备。

中芯高层以最快速度召开董事会并通过由蒋尚义出任副董事长的人事案,梁孟松因此离开中芯看来已成定局,而中芯要不要继续投入大笔资金追求先进制程微缩,就很有讨论及修正空间,尤其是蒋尚义已明确表示要带领中芯发展Chiplet及3D封装,过去的「先进制程至上主义」将不会再是中芯的铁律。

先进制程投资金额愈来愈大,但除非是做到技术研发领先同业,否则很难回收先进制程投资,因此,联电、格芯(GlobalFoundries)均停止在先进制程军备竞赛后。中芯要在美中贸易战中求得一条生路,转型已箭在弦上。

#美国 #中芯 #贸易管制 #转型 #奈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