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选举人团14日投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确定当选,成为第46任总统。总统既已产生,共和党籍的重量级国会议员都循例向拜登道贺,并呼吁他们在国会的同僚放下对立一切往前看。国会大老的表态,不仅象徵美国揖让而升的民主精神终于回来了,而且也对过去4年被川普总统折腾的传统价值再度出现于美国社会。

川普执政4年,虽然不能说全无贡献,但却对具有200多年歷史的美国民主制度与传统价值带来一定程度的伤害。制度建立诚然维艰,崩坏却可能瞬间造成,拜登要在短期内疗伤止痛固然不易,要让美国民主恢復旧观可能更需要假以时日。

不过,从美国大选后的一些发展来看,倒也没有那么悲观。首先,两大政党与候选人之间再怎么对立,美国大多数人民仍然发挥了群体的力量,并没有过度介入选后的政争。

这次选后,川普竭尽所能,猛刷存在感,挟超高共和党选民支持者,四处点燃烽火,遍地开花,意图翻盘,发动游行示威造成双方对立,流血衝突时有所闻,虽然有些媒体以「内战」形容选后暴乱,但因绝大多数人民都还冷静,并没有发生真的内战。

其次,不论川普怎么鼓吹选举人背叛承诺,选举人依然不改其志。从1820年以来,美国总统选举就是「选举人团制」与「普选制」双轨并行,而由各州选出的选举人根据投票结果投给各州的最高票者。

虽然美国歷史上背叛承诺的选举人不乏其例,这次也有不少人预测,在川普蛊惑下,背叛承诺的选举人可能会创新高,但最后结果却出人意表,拜登以306票胜过川普的232票,538选举人票一票不少。

第三,选举期间再怎么激烈厮杀,一旦选举结果确立,政府机构上自总统下至部会首长该交接的还是会交接。

12月初,专事通知总统候选人准备交接的「总务署」已通知拜登可以着手准备政府交接事宜。在「选举人团」投票确定拜登当选后,蓬佩奥已计画17日与拜登提名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会面,启动国务院的交接工作。

第四,不管川普如何要求法院停止计票或重新验票,但除非川普阵营能提出具体事证,绝大多数法院都驳回川普阵营提出的不当上诉。

第五,更可贵的是,儘管共和党在最高法院拥有6比3的绝对优势,但都坚守「我心如秤」的立场,驳回川普阵营提告最高法院的要求。

从美国绝大多数人民这次选后的冷静、选举人团成员的操守、政务官员的行政中立、法院与法官的守法精神,特别是最高法院的「我心如秤」,在在显示美国的民主制度并未真正崩坏,因为人民与国会议员都希望美国继续往前行。

至于政府官员、法官与大法官都展现高度的行政中立或守法精神,只因为他们都还要继续做人,不想被人民唾弃。

(作者为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荣誉教授)

#交接 #法院 #总统 #人民 #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