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得好:会无好会,宴无好宴。国安会秘书长顾立雄、经济部长王美花夫妇,偷偷到日本交流协会代表泉裕泰隐避在阳明山的私宅赴宴。宴罢,座车在夜宴现场门口发生小车祸,导致顾王二人密会日本代表一事,露了馅、曝了光。不过,事发迄今,顾王继续逍遥为官,不似唐楚烈等人,下场悽惨。

顾王座车在日本代表私宅门口发生车祸后,立委及舆论皆将焦点置于,第一,筵席中是否谈及开放日本核食进口一事?第二,顾王夜赴日本代表私宅,趋前议事,苏贞昌使否知情?第三,车祸发生后,警方赶到现场,顾王先行离开,是否耍特权?这三个焦点,捉小放大,变相地协助了顾王移转主焦点,以至于顾王二人所引发的政治责任与法律责任,无人闻问。

士大夫无私交。两国官员交际酬酢,若是在适当时间、适当地点、并有适当人选参与,且事先报准方领导者,皆属正常。两国官员宴请对方,若是选择公余时间,约在隐密的高檔俱乐部、有女陪侍的酒廊、或私人宅邸,与会者且限于三两少数人等,像这样的密会密宴,往往涉及间谍行为、不正常男女关系、甚至有泄漏国家机密的嫌疑。顾王二人夜间密会日本代表泉裕泰,莫说正值「助」日代表谢长廷鼓吹续禁日本核食难入CPTPP的敏感时刻,即使台日关系如胶似漆,身为国安会秘书长的顾立雄,焉能不知瓜田李下的道理?

两国官员交涉,必须在上班时间,选在彼此的办公室或公开场所会晤。更重要的是,会议过程必须有其他第三者在场,且须就会议经过作成纪录。数位时代,甚且应该全程录影存檔。眼下,政府机构召开公听会、民间企业团体晋见政府官员表达意见,均须全程录影建檔,期能杜绝私相授受、利益交换的弊端。那么,何以两国官员会晤议事,不须有第三者在场纪录?莫非民进党执政下,玩忽法令,舞弊作假,习以为常,与他国会议,从无纪录,以至于国会舆论监督无门,莱剂美猪,长驱直入,美国军售,照单全收?

日本在台无驻军,毫无威吓顾王二人的能力,谢长廷在日行动自如,没有受到胁迫的迹象;因此,顾立雄、王美花密会日本代表,绝非不得不尔的鸿门宴。而是自降国格,也是自毁国家利益的防线。12月10日晚上,阳明山仰德大道119号的那场晚宴,无论是否谈到日本核食进口的问题,顾王二人已经把中华民国的尊严和台湾人的骄傲,踩踏得面目全非了。

这样的国安会秘书长、这样的经济部长,还能厚顏无耻地端坐在官位上?更令人不解的是,苏贞昌还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见院长则藐之?蔡英文还能发出新闻稿为顾王二人擦脂抹粉?监察院也仍然忙着扩权扮东厂,全然不记得澄清吏治、整肃官箴、纠举弹劾正是监察院的工作?

(作者为作家)

#国安会秘书长 #顾立雄 #私宅 #两国 #日本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