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革命,让尼采感喟上帝死了,是我们亲手杀了他;无神论风行大陆,民俗信仰的眾多神明也不再正大光明地享用人间香火。中西方诸神都走入了信仰的黄昏。后现代社会走向多元开放、漫无边际,一如万花筒般的绚丽,绚丽得让我们以为这是《圣经》中所言的末世。但是我们在这喧嚣之下,感到了一种静谧,一种超越了感知的静谧。这种静谧宣告了诸神并没有缺席。这个时代如齐克果所说,是一个如女佣的围裙花边一样脆弱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孕育和保留的时代。诸神在这个「突转」中,承担着「沉默」的职责。唯有心怀虔敬的沉默,才会看到诸神的影迹。

太子出巡全民狂欢

在高雄客居,周末早上偶尔就会被喧嚣的钟鼓鞭炮声吵醒,原来是三凤宫「中坛元帅」太子爷出巡。此位太子就是脚踏风火轮、左手拿乾坤圈的哪咤,是《封神演义》与《西游记》中大出风头的混世魔王。其在台湾的神格是作为「王爷庙」中王爷的贴身侍卫长接受朝拜的。

太子出巡时会有全台各地的信眾坐着游览车过来参加活动,各个与太子爷有因缘的宫庙也会派出代表参加巡游。主神会坐着神轿,还会出现让我目瞪口呆的乩童表演。乩童有男有女,多数是中老年人士,他们在鞭炮中穿梭毫不惊慌,身背鲨鱼剑,仿若真神降临,对人世一切的兵器炮火毫不惧怕。神的代言人,果然不同于我等肉体凡胎。

宫庙附近,也会有许多小摊贩出来贩售食物和商品,如斯大的客流量,估计会赚得盆满钵满。小孩子和老年人也会出来看热闹。台湾的庙会仿佛是全民的狂欢。

孔老夫子尚有尊严

因攻读博士学位甚为艰辛,故我也会留意,台湾的学子每每有大考都会去求哪座真神保佑。至圣先师孔夫子肯定是首选。这位孔夫子在唐山过台湾经过「黑水沟」的洗礼,成为了台湾的教育神。

虽说孔夫子在西汉时期就已经受封「素王」、「通天教主」,以「文圣」列入国家祀典,并有「文庙」供奉,可谓「万世师表」,风光无限,但是在大陆文革时期,多灾多难的孔夫子遭遇了比「穷于陈蔡,七日不火食」更悲惨的遭遇──「打倒孔家店,斗死臭老九」。虽说大陆最近也惊觉如此对待这位儒家长者过于刻薄,重新寻求建立国学的新途径,然而孔子的名声似乎永远与迂腐顽固、封建势力的代言人甩不脱关系了。走下神坛容易,再重新封神,对于民眾而言最需要的就是神迹了。

好在,孔老夫子在台湾尚有尊严,孔庙眾多,台南的孔庙最为古老悠久,高雄佛光山竟然也有文殿祭祀这位至圣先师。

作为孔子「文圣」的搭配,关羽这位三国名将也被尊称为「文衡圣帝」、「山西夫子」,是五文昌之一。关圣帝君的塑像有两种,其中头戴包巾,右手捧《春秋》的造型即是读书人经常祭拜的文昌神格。关羽神格复杂化,不但是文星神,还是武财神。要考试的学生拜关圣帝君,即可以求考试运通,也可以求学成之后财运亨通。据说,关圣帝君是现在天上的玉皇大帝,这简直可以说天子门生了!

孔子和关羽都是歷史中真实存在过的人物,「哲人」死后被封为神。那么歷史上,还有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被当作文神祭祀,是谁呢?那就是韩愈。韩愈文神信仰主要聚集在台湾南部「六堆」客家族群聚居地。客家人多来自广东潮汕,韩愈曾经做过「潮州刺史」。韩愈出身贫困,文笔非凡,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其政事清明,驱除当时为非作歹的盗贼匪首,射杀鱷鱼,鼓励村民发展生产。这样英明神武的地方官自然被人民爱戴,死后成神,永远庇佑一方土地的安寧,可以说韩愈的遭际是所有读书人功成名就的最佳归宿了!

魁星爷人丑多读书

台湾除了祖先神的崇拜,还有星宿崇拜的遗迹。掌管学务的神界考官即为「文昌帝君」。文昌帝君真身有一种说法是北斗七星「文昌宫」中的六颗星:「上将」、「次将」、「贵相」、「司中」、「司命」、「司禄」。由名称可见,这六颗星文官武将皆备,还掌管人间生死和财禄。

还有一种说法,文昌帝君为黄帝的儿子挥,专门投胎转世帮助读书人;此外,也有人说文昌帝君为四川梓潼县教书之唐代文人张亚,也曾经被供奉为「梓潼帝君」。不过据学者考证此张亚是武将出身,只是皇帝赐封中有「文昌」二字。

配祀文昌帝君的「魁星爷」相貌有些对不起读者,其青面獠牙,左足跳起托住北斗七星,右脚踩在鼇鱼之上,象徵独占鳌头。这个姿势也被道教命名为「魁星踢斗」。

魁星爷的来歷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其命名自北斗七星的前四颗星,即「斗魁」;一种认为其为天上的「奎宿」(顾炎武《日知录》)。民间传说,「魁星爷」文采斐然,只是身有残疾,相貌丑陋,故难以金榜题名。其跳水自杀,被鼇鱼所救,后被玉皇大帝封为「文魁」。不能不说,这体现了一种悲哀的现实,人丑多读书,以内在素养战胜外貌缺陷,唯有此,才能获得自信。毕竟潘安不常有,左思比比皆是。

文星神不要太忙咯

台湾人祭拜文星神,多会携带葱以象徵聪明、芹菜以象徵勤快、菜头以求好彩头、光明灯以象徵前途光明,还会把准考证一併摆于神案,祈求神灵多加关照。可以说,除了财神,文星神的香火也是代代不绝的!谁人不考试进取?谁家小孩不读书?但愿文星神不要太忙咯!

进入后工业社会后,管理和生产的高度机械化,社会变成了更为庞大、严密和无情的机器体系,人成了这个庞大机器的一个部件。人从理性的主体位置沦落为工具理性和机器的奴隶。人们的生活、消费、思想观念完全商业化了,人失去了主体性、选择性,成为「单面人」(马尔库塞语)。西方人在尼采喊出「上帝死了」之后,又不得不感叹「人也死了」!

无论俗世里有多少欢乐,只要浅浅地回望一眼天空,无法弥补的遗憾总是笼罩心头。于是人类试图寻找神性的影像,获得稀缺的神性氧气。信仰的领域,没有理性、没有算计,只有虚室生白、灵魂战栗。或许,这一霎那的真诚,足以让步入黄昏的诸神心满意足。

#象徵 #文昌帝君 #文星 #一种 #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