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政府和同路人,一直以美国川普政府在任内出售了11次军火给台湾为重大成就;但如果稍稍了解情况者,都会以这样的认知为忧。

中华民国政府自民国38年撤退到台湾,当时美国杜鲁门政府一度已准备放弃中华民国政府,转而承认毛泽东的中共政权。唯当时中共本身的政策错误与后来的韩战发生,才使得中共在东亚的形势发展受挫。

在冷战启始后,在美国的全球战略架构下,出现了东亚包括有台湾在内所谓的第一岛链。但由于美国本身对当时全球战略思维的不同,美国坚决反对当时及后来中华民国对共产政权的对抗策略—反攻大陆。美国更希望的是,以乔治肯南所提出的「围堵」模式来对付共产世界的问题。

后来美国政府一系列政策的发展,一方面除了强力禁制共产政权对台的意图,但同时也限制蒋介石反攻大陆。这在甘迺迪政府任内的表现尤为明显。

美国自杜鲁门政府的冷战战略开始后,其全球战略思维在东亚亦出现极为清晰的结构;即在东亚地区之围堵自美国阿拉斯加起,经阿留申群岛、日本、南韩到台湾至东南亚公约组织(即今日东协)。后以越战兴而美国国力不继,无法承担对抗全球反共大业;在尼克森与季辛吉思考下,拉拢中共以对抗苏联东欧集团成为美国的基本战略。这是美国卡特时代所继承的基本思维。卡特政府当时甚至明白告诉台北,宜及早与北京进行统一相关对话。及至雷根时代,以其个人对台北的情感,始在《八一七公报》后出现对台的六项保证与协助台湾的军力发展。

然就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发展而言,安全概念变化并不太大。重要的是,美国始终认为任何对外政策行为均不应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其中相当重要的一项原则是对外军售。美国任何的对外军售,应是要符合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并非是该国家本身在该地区的相关利益。当然,对台的军售项目乃至思维,也必然是在该架构之内。

从这里可以看出,为何郝柏村先生会在其着书中抱怨,在1992年之前,台湾曾连续12年向美国申购F-16,美方均不理会;直到1991年12月苏联瓦解后,美国在全面思考全球权力结构的变迁,方有老布希以「选举所需」为由,出售F-16给台北。

甚至是老布希败选后,柯林顿继任与其后以反恐为职志大业的小布希,亦在国家利益的概念下,在对台军售一事上,还是必须相当程度尊重相关概念的延续,所以才会出现小布希说出「尽其所能的防卫台湾」后遭到下属的更正;而公开宣布对台出售潜舰,却是8年内无法售出,最后无疾而终的事了。更不用说以稳定和休养生息为主的欧巴马了。

所以川普政府在任内卖了11回军火给台湾,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因为除了川普的个人问题外,还事涉大陆的强力崛起与美国内部的反中意识。川普政府在整体两岸问题上的处理,更多的是把台湾当作一个对抗中共的筹码而已;所以能留给未来的台湾,只能是在一种更不确定的情况罢了。所以,这对台湾真的有利吗?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东亚 #美国 #思维 #本身 #任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