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热播法国剧集《亚森罗苹》,首集即安排怪盗运用巧思潜入罗浮宫,在拍卖场上夺走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影片在巴黎实地拍摄取景,剧情错综复杂,加上首位非裔亚森罗苹等话题,引起高度讨论。

其实这个版本并非改编原典,而是虚构一位现代侠盗,本身就是亚森罗苹的崇拜者,一切手法都师法他的偶像,巧合到连办案员警都觉得是在开玩笑,但他故意漏出破绽,有其用心。

一出看似老掉牙的经典,却在创意人的巧思下再度復活,赢得新旧书迷、影迷热爱,不得不佩服制作团队的用心,又让人不免恨铁不成钢:为何台湾不能?按理,台湾自1987年解严之后,环境愈趋民主自由,创作题材百无禁忌,怎么一晃眼30多年过去,总是差那么一「气」,只能望日剧 、韩流、陆剧兴嘆?

就以最近水墨大师黄君璧被盗作品现身拍卖市场的新闻,与《亚森罗苹》便有许多雷同处,同样是过了25年法律追诉期,同样是失窃多年后再度现身,当法官及新闻锁定拥有者的刑责之际,那位逍遥法外的「神偷」却始终乏人问津,中间有多少故事?掮客如何穿针引线?政商名流在台面下又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动作?其实大有学问。

若再以东方毕卡索、传奇水墨画家张大千为例,去年才刚以17.6亿元拍卖纪录,夺得「最畅销中国艺术家」头衔,近8年来作品总成交金额超过170亿元,年均成交金额达21.5亿元,纪录相当惊人。张大千画作成为雅贼觊觎对象已有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春山云瀑》、《拟唐人秋郊揽辔图》等旷世名作,从画作完成、被盗到现身拍场,每一次都成为新闻,万眾瞩目 ,直到专偷这些名作的「盗帅」、黑金城落网,被判重刑,事件才算告一段落。只可惜斯人已逝,否则中间来龙去脉,乃至他在彼岸的行迹,都必有故事可说。

再者,台湾有不少党国大老,生前即珍藏许多名贵书画,自身的笔记、公务文书,信手捻来,亦是墨宝,却因子女多半移民他国,晚年孤身一人,一旦寿终,即有识货「雅贼」前来搜括,直到相关文物到了拍卖场上,始为其家属得知。

上述在台发生的盗宝情节,若经过编剧巧思,必能成为引人入胜的IP,毕竟以文化差异而言,「亚森罗苹」不见得适用于台湾,反倒是发生在台湾的诸多真实情节,乃至奇人奇事,都有可观之处,又何需借镜西洋经典?值得本地创作者挖掘。

倒是最不缺稀世珍宝的台北故宫,据传,10多年前《达文西密码》风靡全球之际,就有人提案拍摄类似「故宫密码」的超级大片,并延请名作家担任编剧,故宫却去函阻止,表示该单位向来管理严谨,别说监守自盗,其滴水不漏的保全系统,任何偷盗行为断无可能发生,「故宫密码」遂成纸上谈兵。

由此看来,可知并非台湾创作者、制作方不够努力,若这些一级单位都如此缺乏想像力,且坚持本位主义,别说拍一部史诗级大片,就连小制作「那些年在故宫发生的小事」,恐怕都是不可能的任务。

#密码 #现身 #名作 #故宫 #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