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选举动辄花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直辖市议员年收入不过250万,非直辖市150万,当议员法定收入「入不敷出」,自然有人把脑筋动到每年近300万元助理费,而细究这些暗杠助理款出事的议员,不少还是地方一霸的大财主,却败在1年区区几百万元助理款上,跌破眾人眼镜。

从配合款、出席费到助理费,议员生财之道的门路多不胜数。过去各地方政府都会给议员一定程度建设配合款,美其名让议员服务地方,实际上就是绑桩。像早年的LED灯弊案,不仅接连在改制前的台北县及南投、花莲、彰化延烧,光花莲就有3位乡长及杨德金等7名花莲县议员均遭判有罪。

直辖市每月24万、非直辖市每月8万的助理费,也被部分议员视为是另类小金库。早年北县某议员身旁从不见助理,却能请领助理费,究其原因,也正是因为大举聘用亲朋好友当助理。只要没人检举,就不会有事。

助理费的取得门槛低,近2年,全台有超过30位县市议员因此吃上官司,除了直辖市每年324万元的助理费,县市议员的108万元助理费,同样有议员染指。

新北市近1年来涉及助理费案的高敏慧、王淑慧、黄永昌、曾焕嘉等4位议员,不仅都是议会里蓝绿政党的资深议员,财力也都相当雄厚,却因为涉及私吞助理费先后遭到羁押,让许多民眾讶异。

台南市近年共有6位议员因助理费而吃上官司,其中7届资深市议员洪玉凤与夫婿郭胜煌从2010年开始,以人头诈领助理费并共取得1134万9585元,不仅吐还了所有诈领助理款,还得额外支付公库共200万元换取缓刑,被法院宣告褫夺公权,政治路恐就此结束。

#收入 #位议员 #县市议员 #花莲 #公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