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 Code
QR Code
工商书房 热门文章
工商书房 热门文章
English英文线上
English英文线上

编按:努力就有机会成功的社会,真的实现了平等与正义吗?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哲学家迈可.桑德尔在新书中指出,人们迫切需要重新思考「成功」的价值,保持谦卑且珍惜所有人的付出,积极讨论让社会更公平正义的具体作为。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让大眾一下注意到了金融业。当时引发的争论主要在于纳税人出钱纾困的条件,以及如何改革华尔街以减少危机再度发生的可能。

然而,大眾几乎没察觉到,过去几十年来金融业是如何重塑经济,并悄悄改写了才德与成功的定义,对工作尊严造成深远的影响。在反全球化的民粹反扑中,贸易与移民问题比金融业更显眼,因为前两者对劳动阶级的工作与社会地位的影响是切肤之痛。然而,经济金融化对工作尊严可能更有破坏力,也更打击人,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最明显的例子,让我们看到在现代经济体制下,市场报偿和对共善的真正贡献度之间的落差有多大。

金融业这几十年来成长惊人,如今在先进国家都占有极大的分量。美国金融业占国内生产毛额的比率自1950年代以来成长将近三倍,到了2018年已经占所有企业获利的30%以上,员工薪水比其他产业技能相当的职员多出七成。

要是金融活动真的很有生产力,让经济体制更能提供有价值的产品与服务,那还没问题,但事实却非如此。金融业就算表现再好,本身也没有生产力。金融的功能在于调集资本到有益社会之处,例如新的公司、工厂、道路、机场、学校、医院与住宅,以利经济活动。然近几十年来,金融业占美国经济比重直线上升,却愈来愈少投资实体经济活动,反而更加专注于复杂的金融工程,让参与其中的人赚进了大把钞票,却不曾让整体经济更具生产力。

英国金管局长艾岱尔.透纳(Adair Turner)就直言,「过去2、30年来,先进富裕国家的金融体系规模与复杂度不断增长,却没有明确证据显示经济成长与经济稳定度因而提升。原因可能出在金融行为其实是对实体经济寻租(不正当获益),而非创造经济价值。」1990年代,柯林顿政府和英国政府决定松绑金融业。透纳的这番慎重说法无异于彻底推翻了当时的普遍见解。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华尔街近几十年来发明的各种复杂的衍生金融商品和工具其实对经济是弊大于利。

举个具体的例子。作家麦可.路易士在《快闪大对决》提到一个故事,某家公司牵了一条光纤电缆,连接芝加哥的期货交易和纽约的股票市场。这条电缆让多种投资标的和猪五花肉的期货交易加快了几毫秒,而这小小一点优势就让高频交易员多赚了几亿美元。然而,我们很难主张交易速度从眨眼之间加快一点对经济有什么实质贡献。

经济价值大有问题的金融发明不只有高频交易而已。信用违约交换让投机者无须投资任何生产活动就能押注期货价格,实在很难说它跟赌场有什么区别,一样都是有人赢有人输,有钱转手,但没有任何投资。当公司将获利拿来回购股票,而非投资研发或添购新设备,这时股东收益增加了,公司的生产力却没有。

1984年,当经济金融化开始风行,耶鲁大学重量级经济学家詹姆斯.托宾(James Tobin)出于先见之明,警告「我们的金融市场正在赌场化」。他担心「我们正将愈来愈多资源,包括青春岁月,投入到远离生产商品与服务的金融活动中,这些活动给予个人的报偿远远高过其社会生产力」。

更多摘文详见:bit.ly/3t0b1UW

#成长 #经济 #赌场 #金融业 #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