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造高教机,因有IDF战机研制基础,难度不大,门槛不高,在汉翔公司努力下,进度相当顺利,虽然性能是否完全符合空军需求,是另一回事,勇鹰号已成为蔡政府国防自主政策的看板代表。

既是看板,自然要多亮相宣传。蔡英文总统早在2018年即亲临汉翔主持高教机组装开架典礼,此后,2019年首架原型机出厂、2020年首飞,至今天的研发告一段落,勇鹰高教机已出场多次,让国人看到国防自主成果。

外界以为自制高教机是蔡英文在2016年的竞选政见,事实上,也有马政府的努力。2016年初,国防部就公开宣示,高教机政策是国机国造,当时总统大选刚结束,蔡英文尚未就职。

空军最早看中义大利M-346教练机,汉翔与义大利也签了备忘录,但国防部未拍板。蔡英文当选后,马政府虽决定国机国造,但国防部并未决定机型,究竟是做AT-5,或是研改IDF,留待新政府上任决定。

当时空军司令是沈一鸣,汉翔董事长是廖荣鑫,2人约在台北一处公园碰面,初步交换意见,廖主张要造新一代高教机,以IDF为蓝本,再重新设计研制,沈一鸣接受,空军与汉翔取得初步共识,勇鹰高教机案开始进行。

国机国造因为朝野的共识高,又有IDF研制经验,高教机才得以顺利,跨出国防自主的第一步。现今回头看,蔡政府坚持自制是对的,已见成果,唯马政府成人之美,亦不能抹杀。

#高教机 #IDF #蔡英文 #空军 #马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