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任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转任国安局,成为史上第二位文人局长,蔡总统的布局真意为何,媒体只能揣测。人事任命是否人适其所,内部政治、派系争权常得和国家大局掺杂在一起考量。

2008年时马英九总统任命赖幸媛当陆委会主委,蓝营譁然,齐声反弹。事后从赖幸媛与大陆交手的专业风格才看出来,马用赖,因为不想让国民党大老们插手大陆政策。赖与社运界渊源颇深,与国民党毫无关联,国民党的三大公九大老无法一通电话打到陆委会,对赖幸媛指指点点;他们在大陆的特权利益,不至于干扰两岸协商;面对大陆,陆委会可以挺直腰杆。

陈明通的前辈,前国安局长丁渝洲,当年转入情治界出任军情局长,更是陆军内部倾轧的结果。他领军具智谋,风范受尊崇,为了削除其影响力,丁渝洲身为军团司令被降调为官校校长,再调为军情局长,此后出任国安局长、国安会秘书长。陆军少了一位大将,情治界获得一把好手。

陈明通任国安局长,其文人背景是否为蔡总统的主要考量,不得而知,但期待陈局长文人治理,与国安局的军职文化相互激盪,大力改造国安局。

国家9个情治单位的情报都要送到国安局,并接受国安局的统筹指导,作为国家最高情治机关,国安局应该娴熟财经、产业与科技资讯,有能力搜集、研析,并预测趋势。当下中美既合作又竞争,是台湾生存的关键课题,国安局必须瞭解,美国牛仔资本主义与中共国家资本主义在各大洲相互衝撞,形塑今日世界格局。国际关系的本质是经济,早就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入侵伊拉克,都是资本主义扩张下的衝突。国安局有如此理解能力者极少,遑论提出未来5年、10年的趋势判断。

国安局基层搜集了前瞻、新颖的情资,长官不懂,只存参,事后才发现其价值,时机已过。类此情事频发生,证明国安局单位主管们,有人本质学能不足,有行政能力,但没国际经贸专业。

过去1年多来的国安局,重视干员们体能、检查内务,这都没错,但不该是优先事项。带国安局不是带兵,不需要搞新兵训练中心那套。台湾役男经歷过新兵训练者都知道,要捱过那段被操练的日子,生存的方法就是装白痴。国安局不需要不思考的士兵,反而要藉重弱不禁风的宅男,摇扇子踱方步的鬼才。加上国安局漠视布建工作,重要资讯来源流失,国安局干员们只能忙着抄网路资讯。当有关键情资呈报上去,国安局主管们不懂,只凭藉网路相关讯息来印证,无能判断情资价值,结果就是不敢採用。

专业技能缺乏,是国安局军文混杂的结果。国安局甫成立时,军职升官慢,又有现役最大年限或年龄的规定,军职人员比文职人员吃亏。后来军职人员为了自保,希望延续军职生涯,官缺尽量留给军职升官用,造成文职人员晋升机会少。这个机制不正常,国安局眾要职,军官数倍于文官,军官近亲繁殖,山头派系形成,军人学长学弟都是自己人,但这些长官们的歷练与智识,很难理解下属提供的经产特情资。

美国的中情局,英国的MI6,作为一国最高情治单位,都是文人机关,有其道理。情治工作,脑袋重要,体能其次,情治工作不是007电影里的詹姆士庞德,高空跳伞、尖峰滑雪、跃跳深渊,最后还得与美女周旋,所以体力要好。就算国安工作需要冒险犯难,重点还是在脑袋。

不是军人不好,是军事体系的积习拖累了国安局,让天才也只能装白痴。丁渝洲就是军人、优秀的策略家与领导者。军情局高官庞家均出版了情报札记,批贬歷任情治首长,非常挑剔,但肯定丁渝洲。可见国安局的问题,在领导者,在组成结构。

丁渝洲于国安局长任内研议全面文职化的工作,尚未履行,就离职了。现今的文人局长可以重启此案,军人转文职本就有既定渠道,想进国安局,就先转文职,所有人员凭专业能力来拚升官,让最高情治机关脱离军事体系。(作者为伦敦大学伯贝克法律学校博士)

#工作 #大陆 #情治 #文人 #军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