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拜登总统重建印太关系起手式的美国、日本、印度、澳洲「四方安全对话」(Quad)高峰会议12日结束,正如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会后记者会所说,4国领袖就中国所造成的挑战进行了讨论,没有人对中国存在幻想。但很有意思的是,会议不以因应中国挑战为主题,会议公报中更未见「中国」两个字。

淡化围堵中国色彩

会议聚焦在新冠疫苗制造供应的强化、气候变迁及5G通信规格等3大领域的技术合作。这3大领域是拜登施政的燃眉之急,亦是美国与日、印、澳之间较易形成合作共识的非传统安全项目。聚焦非传统安全项目可以避开在经济及安全利益上互有盘算的对中战略协调,避免拜登在Quad初登场即与日、印、澳因对华政策差异而形成外交尷尬,同时淡化Quad为针对中国进行围堵的色彩,强调Quad旨在实现自由及开放的印太地区。

日本首相菅义伟认为,峰会将四方合作带向新的阶段,亦显示将中国视为最大竞争对象的美国对盟国与友好国家的重视,谋求区域安定的四方合作架构将获得强化。日本对Quad的定位符合登拜政府的想法,Quad俨然成为美、日、印、澳团结合作的象徵。

毫无疑问,Quad是拜登建构印太区域盟国关系的重要机制,期待在印太秩序及应对最大竞争对手─中国问题上採取共同行动,但在共同声明中却刻意迴避提到中国,而以「对事不对国」的方式,提到落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因应东海与南海的海洋秩序挑战,以及促进在关键与新兴技术上的合作。

共同声明中透露Quad各方对中国的态度存在温度差。相对于领头羊美国的对中强硬,无意与中国全面对抗的日本採取「软硬兼施」的态度,印度对牵制中国仍维持一贯的「谨慎」,不改印度独立后的外交「不结盟」基调。峰会虽决定今后定期举行领袖及外长对话,并成立3个工作小组,为Quad实体化的常规外交机制迈出步伐,但这几个国家对中国莫衷一是,难以发展为围堵中国的安全同盟,形成所谓的「亚洲版北约」,Quad仍将是一个对话平台,而非针对「某一对手」的联盟。

拜登对Quad的定位异于前任川普,拜登虽对中国不存在「幻想」,但淡化Quad的「对抗性」及刻意敌视中国的面向,且议题非仅局限安全及政治议题,非传统安全与技术创新亦为论坛焦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准备邀请欧洲、东协国家参与,以扩大Quad框架,提供更开放的对话机制,并向中国发出善意的讯号,表示Quad不是「围堵」某方的外交结盟。

吸引中国加入是战略智慧

其实,将目光转向印太区域的英国亦非着眼于携手美、日、印、澳等国对抗中国,英国外相拉布阐释英国的「印太倾斜」政策指出,中国崛起带来机遇也有挑战,英国不排除加入Quad,以应对中国强势作为带来的挑战与压力,并迎合中国崛起为整个印太区域创造的发展契机。

南韩为美国在东亚另一重要盟国,但至今未参与Quad。南韩总统文在寅希望在美、中间保持动态平衡,既能经济与安保两全其美,在推进南、北韩和解时,也能获得美、中双方共同的支持。无独有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亦认为新加坡不能选边站,美国是新加坡主要的安全合作伙伴,中国则是新加坡经济利益的主要来源。日本在东海的安全情势较严峻,但在经济上与中国关系紧密,对中态度也十分谨慎。

拜登积极重建与盟国的信任关系,以行动证明「美国回来了」,在印太战略上扩大Quad无可厚非,但Quad若被操作成对抗中国的框架,将阻却其未来成员与功能的扩大。「自由与开放的印太」不必然要将中国拒于门外,何况中国缺席不会使印太更安全。如何使「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如同TPP一般,能够吸引中国加入,是安全战略最高的智慧。

#挑战 #拜登 #美国 #中国 #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