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Georgieva日前在执董会后宣布将在6月正式提案发行相当65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SDR),紧接着在G20财长会议公报中证实此事,美国财长叶伦也力挺,等于宣告增加SDR发行确定。行政院前院长、新世代金融基金会董事长陈冲表示,6500亿美元SDR对世界是何等大事,更可说造成另一种量化宽松(QE),台湾却漠视与无感,是一个悲剧。

陈冲指出,IMF增加发行规模约6500亿美元的SDR,台湾政经界却未掀起波澜,许多金融界人士的反映是,台湾不是IMF会员国,有没有增发SDR与台湾毫无影响。陈冲沉痛表示,已经QE泛滥的世界里,又多了6500亿美元的特种资金,怎么能称与台湾毫无关系。

陈冲解释,在过去所出的书中,曾经提过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台湾因不是IMF的会员,不能像韩国、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动辄可获得700~800亿美元的金援,若非2006年、2007年「超前部署」解决数十家基层金融、拆除引信,后果实在堪忧,显见国际货币基金是各国在危急时的重要靠山。

所谓的SDR是二次大战后成立的IMF在1969年为摆脱美元危机,创设特别提款权(SDR)作为国际储备资产。至2016年除了原有的4国货币美元、日元、欧元及英镑外,再加入人民币。

SDR虽然不是货币,却是会员国对强势货币的请求权,透过SDR会员国等于获得一项无成本、无条件的国际储备资产。SDR的对象虽为政府,但一旦动用透过中介也构成货币的释出,就会造成另一种QE。

台湾不能参加IMF是事实、手上没有SDR,也是事实。陈冲说,台湾漠视IMF增发SDR是一个悲剧,表示台湾年轻世代对IMF与SDR无感、无知,与国际社会渐行渐远。陈冲语重心长说,「地理位置可以孤立,但思考不能孤立」,台湾在此事看来,国际金融思维却沦为孤立的地步。

#发行 #漠视 #孤立 #悲剧 #会员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