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日前接受《产经新闻》访谈,认为安倍是日本歷代对台湾最友好的政府,蔡英文对日本善意的回应态度不够努力;台湾应放弃「维持现状」,举行「独立公投」,向国际社会表态台湾「不想成为中国的一部分」。言下之意,蔡英文未趁势推动台独公投,实现法理台独,辜负安倍首相对台的友好。但陈水扁犯了两个错误,一是对日本对中政策与对台政策认识的错误,二是未察觉安倍政府对中政策的调整。

台湾扼住日本南疆,台海局势与日本安全息息相关,安倍首相友台,固然有私人感情因素,却更着眼于日本之国家利益,而非为台湾出头,更未必愿意牺牲日本利益衝撞北京「一中原则」。独派在台湾主权论述所持之「未定论」,亦非日本对台湾主权问题之立场。2008年,马英九政府伊始,日本驻台代表斋藤正树在国际关系学会年会上高谈「台湾主权未定论」,此说法异于日本政府之「无权置喙论」,故未能获得当时内阁背书,终至驻台一年即匆匆离任。

因此,陈水扁等独派人士对日本一厢情愿的期待恐落空。近日,完成连署之「东奥正名」,纵使在公投中过关,并向国际奥会申请将「中华台北」改为「台湾」,亦无法看到2020奥运东道主日本或主办城市东京都力挺。此项公投虽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樱花频道」及「台湾研究论坛」所发起,但这类右翼团体的对台主张难以撼动日本政府战后以来对台湾主权的见解,更无关安倍内阁的对台政策。

台湾独派与日本右翼唱和,无助台日关系升温,徒令两岸关系雪上加霜。何况年来相对于两岸关系的低迷,日中关系却渐趋回温,「台湾问题」恐成为近期日、中领袖对话的重要议题,台日关系发展将受框限。

北京对日本的「中国政策」始终存在悬念,因日本对台湾殖民统治半世纪,与台湾有着难以割舍的联繫,台独势力往往亦能在日本找到支持,日本政府在台湾主权问题上,一直未能明确承诺,不禁使中国大陆对日本的「一个中国」的立场产生怀疑。

因此,在定义日中关系之法律基础《中日友好和平条约》,迎来40周年之际,「台湾问题」的再表述应不令人意外,以避免「一个中国」原则空洞化。「东奥正名」公投在台日关系上将帮倒忙,造成反效果。

川普退出TPP后,安倍转身「中日韩FTA」及RCEP,在在需要中国大陆的合作与支持。在日、中接近中,可窥见安倍对「川普外交」的不安。

虽说日本仍视美日同盟为日本外交之基石,但其间浮现「同盟困境」为不争事实,「印太战略」看似川普与安倍在区域战略上的共同语言,但彼此间却存在不同的想像,绝非蔡政府所期待之对中国大陆的围堵,更非冷战的復刻。

在即将登场的亚太经合会(APEC)领袖峰会及东亚高峰会(EAS),川普选择缺席,由副总统彭斯代打,令日本忧心美国对亚太多边对话机制兴趣缺缺,此与印太战略的谋划背道而驰,易导致美国对区域领导的弱化。然而,此却为日本实现「自立外交」的机会,安倍试图在美、中间採取更平衡的作法及寻求对俄关系的突破,在坚持「北方四岛」主权下,摸索妥协方案,实现结束二战的日、俄和平条约。

在朝核危机解决中,遭到川普冷落的安倍正摸索与金正恩直接对话的可能,以打开「绑架日人事件」的僵局,为日朝关系正常化奠基。其间,与金正恩关系友好的习近平若能助安倍一臂之力,「绑架日人事件」将更易解决,亦可为安倍带来国内政治的支持。

安倍虽然希望日中关系全面重回正轨,惟双方能走多远,将取决于经济是否促动「安全困境」的缓解。日本「共同社」论述委员冈田充认为,安倍在日中关系的推进中,存在经济与安保间的矛盾,将让印太战略走进矛盾百出的死胡同。

习近平面对川普咄咄逼人的贸易战,战术性拉拢日本应战;坐上美、中对抗战略支点位置的日本,企图左右逢源,日中关系面临歷史性转折十字路口,双方都展现了敏锐性与柔软度。安倍的务实不但不是独派实现台独的机会,更是蔡政府应对美、中对抗与印太战略棋局的国安威胁。

#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