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美贸易大战方兴未艾,川普总统不止一次扬言,不排除对所有大陆输美产品加税。有人预测11月6日美国期中选举后,政策可望趋缓,这个可能性不必排除但也有可能落空。目前美国主流民意支持对大陆实施保护主义,主流政党均主张採取强硬态度。

美国在政治上需要一个强大的「外敌」,不论是真的还是塑造的,这是政治人物动员支持群眾的利器。冷战时期这个外敌是苏联,而苏联解体后暂时没有明显的目标。17年前的911事件,让美国把矛头指向回教团体或国家,先后出兵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卷起中东地区的战争,引发欧洲前所未见的大规模难民潮,到欧巴马总统第2任才逐渐平息。

现在川普把矛头指向中国大陆,从歷史上来看不令人意外。有了「外敌」,很多内部的矛盾,包含贫富悬殊、东西沿海州和内陆之间的经济差距扩大、种族衝突、枪枝泛滥等,都可以暂时不用处理。

假设美国对所有大陆输美商品课徵额外关税,包含台湾在内的东亚供应链怎么因应?大陆怎么因应?先讨论第2个问题,因为要回答第1个问题必须先探讨第2个问题。而这里所谓因应,不是指即刻性的关税报復回应,而是中长期的战略。

歷史经验很清楚地指出方向。今天美国对中国大陆所做的,已经在1950到1980年代对日本做过了。1957、1971和1973年美国分别强迫日本签订或加入限制纺织品出口数量的双边和多边协议。1981年,在美国汽车业受日本车进口打击而萎缩之际,美国促使日本「志愿性」限制其输美车辆总数。

但日本对美顺差依旧成长,于是有了1985年的《花园广场协定》,让日圆从1美元换250日圆升值到1987年末的120元。这是什么概念?这就等同对所有日本输美货品加徵108%关税,同时让所有美国输日产品跌价一半。从1987到1989年,日本又因为採取极端扩张性货币政策,房市股市如脱韁野马,后来在1990年崩盘,从此日本进入低成长时代,一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恢復。

但是日本的制造业依旧强大,在全球尤其是亚洲还是保留了巨大经济实力。日本的做法就是升级和转进:从最终组装产品出口,到发展前端中间原料和零组件以及机器设备的出口─这是「升级」;将加工和组装从日本移到南韩、台湾、东南亚国家和中国大陆,但后者大量进口日本提供的中间产品和设备─这是「转进」。

更重要的,升级和转进不光是政策使然,而是企业竞争下的经济法则。就算美国不逼,日本劳动成本的上升一样要让日企升级和转进。根据同样的道理,在劳动成本升高和贸易战的双双逼迫下,中国大陆的企业也会试图走上升级和转进的道路。如顺利走好,大陆对美的顺差将减少,转为东南亚、印度和非洲对美顺差。现在的对美出口的四角贸易:日本(前端组件出口)到台韩(中端中间产品出口)到大陆(最后组装或后端中间产品出口)到美国,会转变为五角贸易:日本到台韩到大陆到东南亚等,最后再到美国。

过程中会有调整成本,包含工人转厂或转业。最新的分项产品关税效果研究显示,川普的第1波加税清单约造成大陆对美出口减少3.7%,第2波则造成约5%影响,第3波还在估算中,如假设等于第2波,则共约14%。这些出口在大陆创造的附加价值(薪资和利润)平均占其出口额65%,所以换算成GDP的比例就是有约0.32%的附加价值要调整到其他单位或部门或地区。

但还有一个前提,就是「稳定」。这对大陆是挑战,尤其这几年大陆信用扩张过速,本来就该採煞车,现在又碰到贸易战,非处理不可。如果最后是硬着陆,日本的情况就是殷鑑。但也由于日本已经发生过一次,大陆官方早已察觉不对而採取预防措施,有可能可以软着陆。

对台湾而言,稳定不是大问题,而升级和转型则一样适用。陆美贸易战让有些台商的生产从大陆调回台湾,这会增加附加价值。但这只是局部和短期,中长期而言,台湾经济发展的关键在于能否升级,也就是往前端中间产品领域前进。如果成功,不论贸易战如何演变,台湾都会在供应链上,也就不需要忧虑。这需要资方、劳方和产学研的共同努力,才可竟功。

(作者为台北医学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