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促转委员会」副主委张天钦被媒体踢爆在内部会议中,要求部属查处当年「郑南榕自焚案」侯友宜所扮演的角色,甚至直指「没有操作,很可惜」、「选举考量用字要辛辣」、「投侯一票等于投污垢一票」,张虽然自知闯了大祸而请辞,然而「张天钦」并非只是个别的一人,而是执着不惜违逆民意、破坏体制也要贯彻绿营意识的强徒心态,放眼蔡政府执政团队,遍满「张天钦们」。

民进党重返执政后打着「转型正义」大旗,成立「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和「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虽然民进党努力美化这两个机构成立的目的,但党产会被讥讽是为清剿国民党的党产、促转会则是为修理国民党的人,几乎已是路人皆知。但外界没想到,民进党竟公然将政党选举劣质的斗争手法赤裸裸地搬到促转会的议事堂上上演,宛如民进党内部辅选会议。如此赤裸裸地「诠释」该会成立的政治目的与任务,形同民进党的附属组织。

促转会日前以拟定「288事件」与「白色恐怖」时期的人事清查法案为由,有意参照《除垢法》追查加害者责任,但张天钦却直接点名国民党新北市长候选人侯友宜就是转型正义最恶劣例子,「没有操作,很可惜」。张天钦虽已请辞扛起责任,问题是除了张天钦外,当天参与会议讨论的其他人员是居于共同犯意?不用避嫌?没有异议?没有责任?

匪夷所思的是,张竟然和幕僚们将促转会比拟成明朝「东厂」,殊不知东厂是由俗称「阉逆」的太监组成,专司屈从上意、不择手段、制造冤错假案的机构。这群「张天钦们」沉醉于手中握有的强大公权力,企图利用公权力操作、影响选举,竟然甘于自比为「阉逆」,实在令人齿冷。

但令人髮指的是,张天钦在请辞声明竟然表示「期盼藉此消弭相关疑虑,化解对立」,制造对立的人不但不道歉,竟然反过来说他要消弭疑虑、化解对立,连句起码的「歹势」都说不出口。日前,日本关西机场水灾,明明怠忽职守遭各界谴责的我驻日代表处,对大陆接运台籍旅客的回应同样也是「怪东怪西,就是不怪自己」。

民进党完全执政后,不仅在政院、立院强行通过犯眾怒的改革计画或法案;遴选政党倾向同质性过高的大法官,让有违宪争议的行政措施有恃无恐,而且民进党为巩固政权,似乎没有底线。比如司改会议原拟让总统扩权、任命最高法院法官,蔡总统不但不迴避且亲自到场督阵,更主持「司改国是会议总结会议」,所幸,最后总统任命被改为形式。

蔡政府上行下效、干话不断,但幸好比美国川普总统更早出现,靠自家人爆料以阻止不当施政的「窝里反」!总统府可以发表声明不认同张天钦,但民眾早就告诉蔡总统:妳的不满意度半年前就超过6成。

从行政、监察到司法,处处充斥被政治染指的事证,但民进党似已沦为一言堂,对自家人一味护短,对政二代安插肥缺、百般呵护。近日来,各界都在追悼中研院院士胡佛,感嘆哲人已逝,问题是,民进党可曾自省过,当年追求并坚持过的民主政治理想和信念,全扔到哪里去了?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民进党 #张天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