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召回驻多明尼加、萨尔瓦多、巴拿马的美国大使,以表示这3国相继与中华民国断交后美国的态度。这其中透露出一个讯息,在目前川普对中「莽撞」政策以及美中关系低潮时,美国政府高层中的右翼派系在此难得的歷史时刻会严肃考虑和中华民国调升外交关系的可能性。

如果美国政府认真检讨其长期以来对中思维与战略的得失,当会发现1980年代在与台湾海峡两岸的三边关系上处理得太过简化。对于当时文革以后经济濒临崩溃边缘的中国过于低估其发展曲线,而几乎倾力在各个领域予以相助,却对于刚刚准备进入「发展中国家」的中华民国的国际关系发展过于轻忽而未给予相应的支持。从1980到2000年以后的20多年,中国基本放弃了建国以后30年照搬苏联经验以及自己盲目发展的方法,藉着美国的扶持而充分学习与模仿到美式文明的发展模式,从而在经济与科技领域迅速地成长,却在政治与媒体方面并没有发生美国所预期的结构性改变。而近年来,大陆和台湾的实力消长已经发展到难以对比的状况。

根本的情形是中国的崛起唤醒了失落百年的中国民族主义,在台湾岛内近年来明显地发生了统独生态的巨大变化,就是蓝营普遍的「反美亲中」以及绿营的「反中亲美」倾向。因此,如果美国再不正视这个已经浮现出的冰山一角,中美台的三角关系将呈现强烈倾斜,这对于美日来说,其影响是绝对性的。

因此,当美国政府思考和中华民国调整外交关系时,可能和她的期望产生了想像不到的情形。过去的盟友,以蓝营为代表,经歷了1980年初被美国政府片面「抛弃」的艰苦过程,其长期以来的心理变化不是美国人所能理解。美国政府以为这些人是永远没有选择的、必须依靠美国的反共难民,可是当中国有机会再起时,这些人却在心理上选择了「抛弃」美国,重新回到中国人的世界。

对于民进党与绿营来说,这也是不能够理解与接受的,国民党与蓝营改变了过去反共与西方自由民主的立场。当蔡英文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台湾民主制度的普世价值时,这件事并非没有一点意义,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政府与民间也不可能完全不为所动。中美贸易衝突中,大陆上一些期盼改革的知识分子也寄望着由此迫使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可是在这个议题上台湾与海外的蓝营表现得相对冷漠,一方面由于长期和台独对立,许多蓝营的人渐渐觉醒过来,虽然整体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文化亟需改善,但是与其再度依靠列强的支助,继续百年以来的内战与分裂,还不如中国人重新团结起来,一起来改善自己的国家。

在此同时,蓝营也必须在情绪以外做理性判断,什么是整体中国与台湾应该走的一条道路?而且在现实世界中,仍然必须平和处理和民进党以及美国政府的关系。

(作者为作家)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