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竹围海水浴场有一座纪念碑与远在模里西斯海滩的一座纪念碑遥遥相望,都在纪念发生在1987年底的一出悲剧,就是南非航空的一场空难。1987年11月28日,南非航空295号班机自台湾中正国际机场起飞前往南非约翰尼斯堡途中,于模里西斯东南250公里的印度洋上空起火并坠毁,机上159人全数罹难。起火原因眾说纷纭,至今仍是一个谜。由于飞行员的反应怪异,飞行记录器中有多处被破坏,因此阴谋论甚嚣尘上。有一说,起火原因是飞机秘密运送的火箭甚至是核子武器零件起火。由于该货柜是在台北装载上机,有人认为很有可能台湾与南非合作研发核子武器。

1980年代的南非白人政权坚持黑白种族隔离政策,被联合国制裁成为国际孤儿。原本和中华民国虽然有外交关系,但并不热络,长期停留在领事阶段。1974年南非因被制裁受到国际孤立,中共又支持泛非大会的黑人民族运动,才转向与我发展更密切的关系,互派大使。当时中华民国已经退出联合国,许多国家纷纷与我断交,也有国际孤儿之称。此外,1970年代以色列与周边中东国家发生多起战争,被穆斯林国家排挤,而且以色列当局的巴勒斯坦政策也受到西方国家的批评,也有被国际孤立的窘境。这三个经济成就、科技实力都不差,却因政治因素被国际孤立的国家,彼此惺惺相惜,同病相怜,逐渐走到一块,往来密切,尤其是军事交流。

当然,当时因为中华民国与沙乌地阿拉伯仍有外交关系,台湾与以色列没有正式外交关系,所以比较低调。虽然低调,但一出手就不同凡响,从核合作开启军事交流。1963年11月台湾原子科学研究院院长曾访问过以色列,我方提出派遣台湾的核能研究人员赴以色列相关研究机构参加培训。1964年10月大陆成功试爆原子弹后,台湾决心发展核武器,建立「自主」核能力。但由于台湾1955年就与美国签有《和平使用原子能合作协议》,所以只能暗中从其他当时世界上核能研究较为先进的国家获得技术援助,科技先进的以色列当然是首选。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1981年台湾和以色列科学家联合参与了南非核计画。南非向以色列和台湾提供了铀矿石。1979年9月22日格林威治标准时间零时53分美国核爆炸探测卫星船帆座号(Vela)探测到南大西洋和印度洋交界处发生「双闪」的事件,许多论者认为此事件足以证明以色列与南非进行核子试爆。

前述空难发生后隔年就发生了着名的张宪义叛逃案,张宪义在美国中情局的协助之下潜逃至美国揭发台湾发展核武的密谋,美国随即来台拆掉中科院园区内的核子反应炉,台湾积极研发核武从此终止。1993年,当时的南非总统戴克拉克发表了公开演说,宣称南非已经成功研发以及生产核子武器,但是为了符合国际要求,南非主动销毁所有的核子武器以及生产核武的设备。随着国际局势变迁,三国渐行渐远,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后也重返国际社会。现在只有台湾仍然是亚细亚的孤儿。

从核武研发的角度出发回顾这段「孤儿外交」的歷史,目的是省思孤儿外交的可能性。顶着国际舆论或邦交压力与国际孤儿合作并非不可,但是要有全局思维,以提升国家实力为目标。核武虽然是春梦一场,但前人为追求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壮大国力的苦心,仍然值得敬佩。而与南非那段相濡以沫的「革命情感」让南非在与中共建交时仍极力希望维护中华民国的利益与尊严,希望能双重承认,继续与我保持密切关系。惊闻外交部宣布与索马利兰建立关系,为外交而外交,路上随便捡个就说是朋友,放弃身分对等的外交原则,只会凸显自身的卑微可怜罢了。

妾身未明的索马利兰让人联想到东欧的科索沃,1999年中华民国拿出3亿美金并捐赠公车支持正要脱离南斯拉夫的科索沃。2008年2月19日,科索沃宣布独立两天后,中华民国外交部正式承认科索沃共和国,但为了加入联合国,科索沃需要得到中国的支持,因此并不承认我国对其的承认,令人尷尬万分。索马利兰会不会是下一个科索沃呢?

(作者为退休大学教师)

#台湾 #南非 #科索沃 #以色列 #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