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导,外交部为了吸纳华侨第二代优秀人才,但又担心他们中文程度不够好,因此向考试院争取,开放外交特考专业科目以英文作答,让华侨优秀第二代可以进入外交体系。

目前外交部和相关主管机关初步研议的草案,是在原外交特考名额外另增设「高阶英文能力组」。外交部表示,特设高阶英文能力组的宗旨,是针对外交人员英文能力的特别要求,并非仅保留给华侨第二代青年,国内有志外交事务的青年也可以报考。考生录取后也会有密集培训与考核,确保具有处理外交的专业能力及中英文兼具的语文能力。

外交部这套做法其实别具用心。冠冕堂皇的说词,也漏洞百出。

首先,外交特考并非一般的国考,特别要求「考、训、用」合一。通过外交特考者仅仅取得接受专业训练的资格,必须到外交部外交学院接受为期6个月的职前训练。训练成绩及格者,才取得正式外交人员资格。

在外交学院受训期间,除了英、法、西、德、日、阿等外语课程以外,其他课程的授课者包括政府高阶首长、学者专家,以及相关领域杰出人士,完全以国语授课。学员的各项作业与心得报告也以中文撰写。外交学院不可能为了高阶英文能力组学员要求授课讲座完全以英语授课。也难以要求考核人员批阅评分学员以英文做出的作业与心得报告。

尤其是连续两个月的公文写作课程,包括讲授与习作全部以中文进行。高阶英语能力组学员如果中文能力欠佳,能够通过各项测验吗?

其次,外交部表示,高阶英文能力组考生录取后也会有密集培训与考核,确保具有处理外交的专业能力及中英文兼具的语文能力。

任何语文的精进,绝非短时间内可以达成。高阶英文能力组考生如果中文能力不足,不可能在6个月受训期间突飞猛进,达到与一般外交特考及格者相同的程度。更何况外交学院受训期间各项课程时数已满,根本没有其他时间专门培训高阶英文能力组学员的中文能力。

第三,如果报考高阶英文能力组考生已经具备相当程度的中文水准,大可以参加一般外交特考,并且在英语考试中大幅领先其他考生,其录取机会岂不是更高于一般考生?外交部何必另外增设高阶英文能力组呢?

第四,所谓的华侨第二代青年,并不限于英语地区。其母语除了英语,也可能是西班牙语、法语、日语等等。他们的英语能力未必过人,外交部只增设高阶英文能力组,岂不是排除其他语系「华侨第二代优秀人才」吗?外交部提出此议实在难以自圆其说。

眾人犹记得「口译哥」赵怡翔没有通过外交特考,没有取得正式外交人员资格,仅仅因为英语流利,便获派出任我国驻美代表处政治组长。此事也引起社会譁然,包括监察委员仉桂美、江绮雯曾在去年1月,通过对外交部的纠正案。

外交此时提出外交特考增设高阶英文能力组,难掩另立偏门的私心。说穿了,就是想要替「口译哥」赵怡翔以及背景相同者漂白。

(作者为退休大使,曾任外交部外交学院副院长)

#高阶 #英文能力 #外交部 #特考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