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换照问题不单是一个新闻频道能否逃过一劫,不单是台湾言论自由能否延续不绝,更在于一个号称民主国家的政府凭什么可以无限扩张权力,违背人民的授权范围,骑在人民头上恣意滥权,既作威又造孽?

两年前地方选举惨败之后,民进党政府检讨败因,中天电视成为头号战犯,乃萌生杀机,处心积虑布局关台大计。苏贞昌院长先以羞辱性言词逼退稍具独立意志的NCC主委,进而任命听话的新主委,并提名「能够配合」的委员,阉割了独立机关的自主机制。执政当局将NCC转变成屠杀异议媒体刽子手的「政绩」,于中天换照听证会展露无遗。

当局精心选派的鑑定人和主持人、委员,联合演出一场公审大会,编造形形色色关闭中天电视的藉口。这场听证会之拙劣与丑陋,连曾竞选民进党主席的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都说,听证会场景比40年前美丽岛军法大审更糟糕,7个鑑定人像检察官一样质问被告中天,3名NCC委员像在扮演法官。有媒体讥评NCC利用「特选」的裁判预设比赛结果,再厉害的球员也打不过场边发号施令的裁判。

民主退回威权时代

执政当局先摧毁一个法定独立机关的独立意志,让其成为鹰犬,去豪夺一家独立新闻媒体的经营权利,行为是滥权作威,结果是造孽。践踏宪政民主体制之下人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扼杀民主政治尊重多元意见的天条,抛弃台湾反对专制的最有力武器,是糟蹋民主、加害台湾、背离文明。一个民选政府在获得人民的有限授权之后,却将权力无限膨胀,打着民主招牌干破坏民主的事,违背人民的意志侵害民权,分明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孽。

民主政治的本义就是人民做主,政府是为民服务的公仆,在威权统治时代,统治者以自我为主体,人民是受其管治的客体,这样才会酿生40年前的美丽岛军法审判,经由一场军事审判把争取民主的勇士打入大牢。现在民进党政府对中天施加的公审大会,居然被自己人认为比那场军方大审「更糟糕」,作威作孽至此,台湾像是民主退回威权时代,统治者窃夺主体地位,人民成其「专政的对象」。执政当局和NCC在没有任何法律认定的依据之下,一味以主观立场判定政治立场不同的电视台为红媒,影响国家安全,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是让台湾变成一言堂的专制国家行径。

民进党政府替民做主的越俎代庖行为一而再、再而三,扼杀人民言论自由的作为所在多有,如修订国安五法与《反渗透法》,限缩人民政治言论的自由空间;以《社会秩序维护法》管制「假新闻」,明显对表意自由产生了寒蝉效应;最近又拟修法处罚违反国家认同的政治宣传及挥舞五星旗的行为,把象徵性的表意自由也列为政府有权侵犯的对象。

现在更公然将黑手伸向媒体,每家卫星频道都有换照需求,今天以政治莫须有的罪名关了一家,其他各家胆敢不服服贴贴就是自取灭亡,所以当局执意收拾媒体成为宣传工具。杀中天这只鸡,意在警告其余诸猴。一旦媒体失去自主意志,丧失报导真相、反映民意、监督政府的专业职能,那就是媒体的「异化」,从服务人民成为协助执政当局宰制人民的工具。

附随者更令人不齿

全民执政的民进党政府以为民意拥戴就可为所欲为,扑杀政治上和媒体中的异己,以便成就永续执政的图谋,因而越来越偏向独裁专制路线,限缩自由民主的存在空间。如今企图关闭中天,就是台湾自由民主一点一滴遭受腐蚀的一个进程。台湾的公民如果误以为民主的基业稳固,关一家电视台无关宏旨,甚至认同当局以国安之名封杀异议媒体的说词,那就会在不知不觉之间,逐渐失去民主政体与自由权利,最后回到美丽岛审判的时代。

元凶NCC固然令人痛切,自甘成为帮凶的附随者,所言所行全然违背原则,是非颠倒尤令人不齿。今天处置中天所展现出来的景象,好像回到当年,NCC委员俨然是军法官,「鑑定人」像是军事检察官,而那些为磨刀者壮声色的吶喊者,跟当年的帮腔者神髓近似。难道台湾经过40年的民主发展却将被一阵狂风暴雨摧毁殆尽?

#NCC #当局 #媒体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