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我在华府代表处任职时,专门拍摄高品质纪录片供美国公共电视网PBS及Discovery频道播出的NOVA公司制作人突然登门拜访。由于当时台湾除了已完成自制战机IDF的作战部署之外,还同时引进全球首次服役的幻象2000-5以及配备先进航电系统的F-16。在这位制作人眼中,拥有超过300架世界一流战机的蕞尔小岛,以完全无畏之姿仰面中国,简直就是圣经故事中脍炙人口「大卫与歌利亚」故事的具体实践。

儘管NOVA当时提出了极出色的制作规画与极优渥的发行条件,然国防部囿于当时空军正全力投入换代升级,为免干扰演训,此案终究未能成行。

当时我国拥有新型战机的质与量,对比于大陆要明显胜出许多。解放军当时主力战机还停留在落后一个世代的歼8,与F-16同级别的歼10还在研制试飞,共军战斗序列中能堪对比的仅有最早自俄罗斯引进的SU-27以及还在摸索组装的歼11,而空战中攸关胜负关键的现代化作战指管系统,那时在解放军内更是完全阙如。

即便我方掌握台海空优,在当年就职的陈水扁总统仍极为谨慎地发表「四不一没有」演说,强调在其任内不会宣布独立、更改国号、推动入宪、举办公投,也不会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这些「言明在先」缓解两岸对峙之善意举措,无非就是希望两岸间避免误判、减少兵戎相见,以争取双方和平发展之契机。

随着中国大陆不断蓄积国力,两岸战略棋局已然翻转,台湾在不断的内耗中已渐渐被逼到无子可回的僵局态势。令人忧心的是我们的政府棋手还在顾盼自若,观棋群眾还在虚张鼓噪。

以小事大、逆境突围,本来就需要圆融细腻的思考与洞见全局的观照。在政府刻意带起的「反中去中」风向里,人民被吹得瞇起了眼而看不清真相:当我们的乡民还在网上讪笑大陆要靠翻墙才能上脸书的同时,大陆已在2019年向ITU国际电信联盟提交了830份通讯技术文件,以超过排名其后的美日韩三国总和的态势,掌握制定5G国际标准的新契机;当我们的阁揆还用义和团式的鼓噪语气要全民举帚抗敌时,对岸实现全球定位的北斗三号已建置完成,并着手展开2035年能在水下、太空等特殊场域定位导航的北斗四号工程计画。

报载今年政府举债将创十年新高,预估总额将近4600亿元,且后续军购支出仍在不断增加。在疫情肆虐,内外经济、安全情势都充满挑战的当下,我们是应该学习大卫的「突困求生」精神,找出两岸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还是要懵懂无知、继续叫板,当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夜郎呢?

(作者为前空军驻外武官)

#还在 #不断 #我们的 #反中 #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