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这次新冠肺炎防疫战,因为有《传染病防治法》的规范,才不至于脱序。也因为能依法迅速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由专业指挥官的领导,能在有限的资源下,打出了前期不错的防疫成绩。真正实践了「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节。

随着台湾的疫情舒缓,老百姓对于边境解封的渴望越来越大。但指挥中心的边界只对有带「莱猪」、「军售」伴手礼的重要外国政界人士开放,不重要的台湾学界、商界、侨界,及被其奴用的医界、公务体系,一律以「危邦不入」的大帽子挡下,完全漠视了老百姓有选择「乱邦不居」的权利。

其实我们的指挥官除了面对大陆极端冷血之外,对老百姓的需求还是会有些许慈悲的。只是这样的慈悲,遇到了自己的软肋,就怎么也慈悲不起来了。指挥中心在疫情之初就已经知道自己的检验能力太差,偏偏自己的观念又偏差,把自己陷入了死胡同,想改都难。

指挥中心的观念偏差在认为抗原检测是不可取代的诊断工具,轻忽了接受或研发其他种检验的重要性。抗原检验卡在需要依部位採检病毒,採检需要专业人员,专业防护,在专业地点执行。这就大大的减损了关口普筛的可能性。即使执行抗原的厂商已经把检验机台微小化到适合摆在关口,指挥中心仍以关口不愿意配合在地採检为由打了回票,让台湾失去和他国谈「旅游泡泡」的最重要筹码。原因就是指挥中心错误认为可以应用在医院的抗原检测,肯定可以应用在关口大量筛查。

抗原检验由于步骤繁琐而复杂,中间要经过层层传送,上机也需要集中,一旦大量,中间出错的机会非常高。台湾因为疫情控制得好,大部分检测对象是阴性,误植错误看不出来。但是面对日本、菲律宾的假阳性错误时,指挥中心除了讥笑别人之外,就是再度重申台湾还是「南波万」,完全忘记了「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的道理,未虚心改进自己的流程,终于让台湾爆出丢脸丢到大陆的案530检体误植事件。

这样的丑事不是不能避免的。陈时中指挥官在防疫有一些成果后,就忘了把持「富贵不能淫」的气节,开始乱其志,做一些不务正业的事。该利用疫情舒缓时期积极修补的软肋,仅徵收医院的实验室,没有增加太多机台及检验运送人力,量能仅增加1至2倍。这些对于评价指挥官的作为上,是失职的,因为没有像口罩国家队一样动员到能应付变局的规模,更何况口罩国家队也不是陈指挥官动员的,可见陈根本就是个动员不力的失职指挥官。

如果我们看看武汉总共筛查了2500万人,青岛1090万人,北京新发地市场也筛查了100万人,大陆的动员也是用抗原检验,还是用最传统最费工的方法,但是就有办法在没有动员法令的支持下做到这种地步。台湾有动员法规,结果是让陈时中动员去不该动员的地方,正经事都摆着没干,不知道这样指挥官的位置是不是也该被动员一下呢?

(作者为中华民国防疫学会理事长)

#动员 #指挥官 #台湾 #检验 #指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