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防疫有成的台湾医疗,近日接连发生几个负面事件,「超前部署」美誉大受折损。卫福部若耽溺于「防疫典范」的国际讚誉而矜功自伐、不务正业,全球正面临第二波疫情肆虐,万一国境失守,不但国人健康、生命安全与经济发展将受打击,医疗形象也会破功,卫福部还能不战战兢兢、临深履薄专心防疫任务吗?

出了状况的防疫医疗事件,包括检体混淆乌龙、流感疫苗规画不当引爆民怨,以及出境被他国检出确诊、卫福部回应无方等。三件事件都引起社会不安与专家学者的批评,卫福部和陈时中部长的光环因而受损。其实台湾防疫光环应是民眾、业界和医疗人员共同的功劳;但因卫福部独揽电视露脸机会,加上国家宣传机器全力启动,光环几乎全被卫福部高层独揽。这几个后续事件却让社会逐渐看清,卫福部其实没那么厉害;卫福部若不能认清事实、痛定思痛,则台湾医疗很快就会被打出原形,防疫典范就只是幸运和谬誉罢了。

流感疫苗未能超前部署

首先,新冠肺炎筛检的检体混淆,是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都不会犯下的错误,而竟然会在台湾发生,显示所谓的标准作业流程(SOP),经常只是应付环境或上级要求的表面功夫而已。当工作人员的条件不够、训练不足、排班不良、负荷过重、要求严苛、待遇偏低等因素发生之时,原来的SOP经常被抛到九霄云外,能不出事完全只是幸运,当运气无法持续时自然就会出事。而大部分的出事,可能都会大事变小、小事化无;偏偏这次出的是大事,加上陆方来讯要求详查,才能被确认出了严重状况。它有如冰山一角,反映类似状况可能不少;幸好不是确诊者被检验为阴性,否则岂不到处染疫给其他无辜者、酿成了大祸?

其次是流感疫苗的施打乱象。它至少呈现两个问题:一是民眾施打疫苗的需求被严重低估,二是卫福部对民眾缺乏同理心。今年因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对民眾产生心理影响,会想藉由施打流感疫苗,避免同时感染新冠肺炎所产生的严重后果,因此对流感疫苗的需求必然大幅提高。卫福部对此居然未能超前部署,仅提供和去年相同数量的600万剂,疫苗开打才3天就已用掉126万剂,各地人潮涌现,供不应求,对基层行政人员抱怨连连。直到南韩传出不少施打流感疫苗后死亡的相关案例,且国内亦传出施打疫苗后死亡的案例,引发民眾疑虑后,疫苗需求才大幅减少,挽救了卫福部规画不当的乱象。

然而,新加坡政府在南韩出事之后,立刻停用和南韩死亡案例有关的赛诺菲(Sanofi)生产之疫苗,并和南韩联繫以取得详情。但我国疾管署却以国内尚无和疫苗直接相关死亡案例而坚持继续施打,包括同样由赛诺菲生产之疫苗,理由是台湾的疫苗属于不同批次。其实,从台、星两地的这项决策,即可看出新加坡才是「超前部署」──星国认为既然同一家药厂产品已显示具有风险,那就先暂停施打,等真相确定之后再做定夺较为妥适。但卫福部却认为只要没有出事,就可以让民眾冒风险继续施打,难道是我国民眾生命较不值钱?

台湾输出多起确诊案例

其三,台湾出国民眾在疫情期间,前后被日、法、港、泰、菲以及大陆等地检出多起确诊案例,不少国人担心国内已有社区感染,需要普筛来消弭无症状传染的疫情;连原先对于和台湾组成「旅游泡泡」深感兴趣的帛琉,也因这种状况而取消构想,让不少期待出国旅游的国人扼腕。但卫福部仍然不动如山,坚持是这些邻国的筛检有问题,台湾民眾的确诊应该是「偽阳性」,就是拒绝逐步进行社区普筛来消弭国人的担心,以及外国对台湾疫情控制是否良好的疑虑,也导致各国规画中的「旅游泡泡」迄今都排除台湾,台湾可能因无法加入国际间即将成形的旅游泡泡,而导致不小的经济损失。

卫福部可能是为了极小化防疫支出而拒绝普筛,但难道不能从一些高风险的社区开始施作,看看结果如何再进一步规画?这种极可能「因小失大」的作为,很难说是一个具有「超前部署」思维的部会吧?

我们绝非唱衰台湾,只是秉诸媒体言责,请卫福部展现出「超前部署」应有的作为。

#卫福部 #民眾 #台湾 #超前部署 #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