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朴子的车程,看到了几座灵骨塔,也经过了几座庙。朴子医院的正门就有一座庙香火鼎盛地镇口。见员工宿舍舍监的气息很中性,有着细致的五官,但穿着和髮型会让人误会。一路上舍监霹雳啪拉地说明关于入住的规定事宜,都还来不及初次见面的那种寒暄,突然就被这舍监莫名地当头棒喝,专心听我讲解整个宿舍环境好吗?缓慢移步到房门前的这廊上,瞥见几个房门前贴着符咒。

舍监职人精神满表

映入眼帘的是空荡乾净的房间,刚好被安排在角尖,自然比其他房间还大,又面东,阳光洒进让整个八坪空间显得更加宽敞。但妈一进门就只看见那陈旧床垫,一直和舍监嚷嚷着要丢掉,舍监膺然道,你们如果要丢床垫就是要补一个床垫,之后房租合约上写的物品通通不准丢,有坏就说,没坏放着,收屋的时候要像我现在给你们的样子还来。和舍监一番争论后,妈任性的下场就是我一个人得拖着双人尺寸的床垫,从五楼搬运到宿舍旁的垃圾处理场,在北回二十三度正中午炽热的嘉义夏天,头顶上挂着会让肌肤晒到微痛的午阳。垃圾处理场里的垃圾桶塞不下双人尺寸的床垫,工友说放在垃圾桶旁就好,专门收垃圾的自会处理。知会舍监这件事后,她气愤地说,我说要放进去垃圾桶就是要放进垃圾桶,盖不起来也没关系,就是要放进垃圾桶。转身回垃圾场的路上,小庆幸至少这职人精神满表的舍监小姐比上海我住的小区里的保安友善多了,但对她的死板,我还是不经意地偷偷白了个眼。

回忆那上海人多地大,居住的地方叫小区,陆家嘴的一个小区差不多十来栋高房公寓,但过了中环之外,一个小区差不多可以容纳个五、六十栋房。过去的这两年,我住的小区一进门卫后,有个大大的喷水池,区里头有池塘,经过陆桥时,看见几个工人正在处理池塘底的淤泥,游鱼们来回串游在莲叶下方,像是欢迎舞般的妩媚。

我走到11号楼的大门前,看到这玻璃门内部里有条裂缝。

电梯有着铁锈的味道,一闪一灭,缓缓地十楼到了,我一打开房门,眼都还来不及眨,就先打了好几个大喷嚏。房里还有着上个房客的气息,物品都还留在里头,明明三十坪大的两厅两房,这黄灯暗沉沉的,让屋里看上去拥挤。终于得到房东的许可,把积在家里头的旧物扔到下头,微凉的上海,我却搬得满头大汗,整头灰,我又是一阵喷嚏,费了一番力气,才把一半旧物拖到电梯口,稍微站直了身体,看着电梯楼数缓缓地停在十楼,门缓缓地打开,又缓缓地载着狼狈的我下楼,再费了一番力气,把这些旧物再拖到了回收桶。再次回到回收桶,发现刚扔的那箱旧物居然已经不见踪影,我不禁讚叹这快速的清扫速度。

打翻了一箱旧玻璃

最后一箱是旧玻璃,在经过公寓大门时,一不注意给它弄翻了,碎了一整大门前的玻璃,这光景刚好被恰巧经过的两个保安瞧见,于是他们走了过来,连问都没问,就拿着无线电向物业道,11号楼的大门被一位小姑娘给弄碎了,有没有人过来啊?但没人回覆,可能近下班时间大家都不愿接无线电吧,于是这保安用打电话的,电话通了,保安用着中国国语说着,喂,这11号楼的大门有事啊,有个姑娘把门给搞坏啦,你们快派人过来。

初乍上海的我,这国语分明是外国语,明明知晓他们说着国语,但总也摸不着,而他们也从没打算结束这番鸡同鸭讲,所以我想着这也许是我会错意,他们和物业说的是地上的碎玻璃,而不是门上本来就有个裂痕。于是我留着在门前用脚将所有的碎玻璃暂时聚集起来,差不多15分钟的光景后,保安电话那头里的人终于来了,除了又来了四个保安,还有一个穿着白衫的男人。

「她刚刚过门的时候把这玻璃给弄碎了。」保安说着。

「我是新搬进来的,我搬进来的时候这大门本来就破的,地上的碎玻璃是我在搬旧物下来时翻了碎的。」我解释着。

「妳有什么证据啊?」白衫的男人说话了,大家突然安静,小声地交头接耳。

「可以调监视器,也可以问这整栋住户,大家都知道的。」我平淡地说道。

「我去哪调监视器,妳这小姑娘的态度真的让我很不爽,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我们大家都出来混的,妳这样为难我们,我现在就全部赖在妳身上,妳有证据说不是吗?」见我的应答不怎么赏光,这白衫男人突然凶了起来,旁边五个保安在一旁啧啧,白衫男人声音更是大了起来,但我不明白这白衫男人要的只是面子,我那时仍在尝试就事论事,完全不懂的婉转。

「我说了,你可以问问这整栋住户,大家都可以作证的。」

「问什么问,我说你现在有证据吗?我要妳现在赔妳逃得了吗?妳住哪室?妳说妳新搬进来的?租的还妳买的?」

「1002室,租的。」

「妳刚不是说妳新搬进来的?妳怎么知道这本来就有的裂痕?妳分明骗人。」这时其中一个保安一旁插嘴着。

「我搬进来一个礼拜了,而且我有眼睛。」这样被污,我于是恼怒了。

「美女,等等,妳这我们都出来混的,先把手机给我,我好联络师傅,让他明天来看看这大门究竟是旧伤还新伤。」白衫男人似乎察觉到我的怒火,看着这台阶越架越高,恐怕更难下,话锋又是一转,可这时的我,对于这番不讲理,更是无法静下思考情面问题,只是更加愤怒于这样的栽赃。

「我为什么要给你手机?我说了,你们可以问这整栋住户我是不是在骗人或是调监视器,真的有事可以直接来找我。还有,可以先清理掉这些碎玻璃吗?很危险。」(待续)(于橘/台北市)

#舍监 #保安 #上海 #嘉义 #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