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对全世界、对亚洲乃至台湾,都是歷史转折点,变化的起因在新冠肺炎全球肆虐。新冠肺炎暴露出西方国家治理机制的缺陷以及人民和政客的傲慢与轻忽。如果没有这场疫情,美国经济不会受到重创,川普未必会输掉总统大选,美国仍有足够的底气继续川普全面激烈反中的路线,现在只能由拜登出面收拾残局,重新调整中美关系的框架,拜登不会用川普的方式打台湾牌,台湾牌的价值也会改变。

川普上台后,力行以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使亚洲大部分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心生疑惧,在经济上更加转向中国。而疫情控制在东西方有如天壤之别的表现,更加速亚洲国家对于区域统合的意愿,长达8年之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谈判,能在今年完成签订,与疫情的影响不无关系。而亚洲区域经济整合后,台湾在国际经贸的地位将更加孤立,对国内传统产业的衝击也将渐渐浮现。

对国际局势一连串误判

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台湾未能发挥同胞爱,利用机会修补因选举语言所造成的两岸对立,反而进行各种不人道的政治操弄,加深两岸裂痕与敌意。中共为回应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与防止美国对台湾牌的操作,不断增加军事压力,两岸紧张稍有不慎,战事一触即发。

蔡英文政府对国际局势一连串的误判,首先是押宝川普,得罪美国民主党。第二,误判亚洲区域经贸整合的速度,错失良机。第三,误判中国大陆处理疫情的能力与两岸底线。对外局势的误判,对内展现权力的傲慢所引发的民怨,终将成为蔡政府的重大考验与挑战。台湾必须认真思考改弦更张的时刻了。

民进党的战略想像是国民党已经弱化,政治版图绿大于蓝,结合美日政府的支持,民进党会有长期执政的机会,最后中共会不得不接受民进党的条件。在国际上,随着美国保守势力兴起,全球反中气氛日浓,台湾可以因为价值理念的相近而受到国际支持。大陆内部则因民族与社会的矛盾严重,一旦经济发展出现瓶颈,威权体制将受到挑战,无暇顾及台湾问题。所以民进党的战略原则基本上就是「以拖待变」。

这4年多来,台美关系固然大幅提升,但总体说来,台湾在国际政治、经济与国防安全的空间都大幅萎缩。在国际政治上,过去马英九总统任内可以参加的世卫组织大会和国际民航组织年会,蔡政府都无法出席,在外交上更是丢失7个邦交国。在经贸上,对中国大陆的依赖不但未减反深,随时担心ECFA有变。新南向政策成效有限,加上RCEP的成立,台湾失去区域经贸整合的机会,边缘化的危机更加深重。在国防安全方面,过去两岸的海峡中线默契已被中国大陆扬弃,中共军机频繁进出我方防空识别区,航舰也出入第一岛链。台湾虽然获得美国大量军售,但是在时间上能否追及中国大陆军备发展的速度,以及对国家财政的负担都是一大挑战。

总而言之,民进党政府的「以拖待变」并不能以时间换取空间,加上国内政治对立、社会分裂的内耗,时间越来越不站在台湾这边。所以连美国东亚研究的大师傅高义在最近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都指出,两岸问题的解决不会拖到下一代。

放弃反中仇中敌对心态

那么,台湾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虚耗?首先,由于两岸缺乏互信与沟通机制,随着解放军在西太平洋的企图心增加,两岸在军事上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大增。第二,完全倚仗外力,缺乏两岸直接沟通管道,无法操之在己,一旦国际局势生变,立刻沦为大国博奕的弃子。第三,两岸交流停摆,台湾无法抗拒大陆市场的吸引,人员、资金的单向流动,只会强化了大陆的磁吸效应。

台湾与大陆有三个无法改变的现实,一是地理,二是歷史,三是文化。我们不妨从这三者出发,放弃反中仇中的敌对心态,根据《中华民国宪法》坚持民主自由的宪政精神与一中原则,在中华文化认同的共同基础上建构新的两岸论述,长保两岸的和平发展。

全球性的大疫情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世界,也带来了重大的考验,除了运用大智慧、新思维,寻找新的出路外,我们已无他途。

(系列完)

#台湾 #两岸 #误判 #中国大陆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