荠菜是另一种古今常见的野菜,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荠菜饺子,青涩之中带清香,一口下去就是山野清趣。范仲淹早年家贫,时常採荠菜吃,有〈荠赋〉传世:「陶家瓮内,腌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角徵。」以苦为乐,吃出了维也纳金色大厅般的享受,可见吃野菜也是修行。

不过,吃野菜境界最高的还是北宋文人苏易简。有一次宋太宗问苏易简最珍贵的美味食物是什么,他回答:「食无定味,适口者珍。臣只知荠汁为美。」并讲述自身遭遇给皇帝听。他说,多年前一个冬夜,一人独居的他觉得很冷,坐在炉子前喝酒至醉。半夜醒来,口乾舌燥,胃肠如焚,起身找水,家中一滴水也没有。走到户外,寒月泠泠,残雪点点,拨开积雪,找到荠菜,制成荠汁,美味无比。陆游〈记梦〉说「不嫌村饷薄,但爱野蔬香」,宋人吃野菜吃出了境界。

野菜不仅可以入药,还有助于远祸。南宋周紫芝写有〈撷野蔬示小儿〉,中有「山蔬杂百种,此物含妙理」和「朝甑饭凫茈,暮鼎羹马齿。笋包出土肥,蕨芽含露紫……」写自己甘于蔬食的情怀,认为蔬食不但适口,还能饱腹远祸。吃野菜吃出了品德。

大家一起吃菊花

菊花气味芬芳、绵软爽口,其吃法多样,可鲜食、乾食,生食、熟食,焖、蒸、煮、炒、烧、拌皆宜,还可切丝入馅,菊花酥饼和菊花饺都自有可口之处。菊花虽品种多,但人们多食用黄菊和白菊。

很早的时候,屈原就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吟咏。

锺会在赋中称讚菊花为「神仙之食」。唐朝陆龟蒙家住荒郊野外,房前屋后空地宽敞,种有许多杞菊。春天嫩苗恣肥,採来当下酒菜;夏天枝叶老梗,不好吃,他仍督促儿孙採摘,简直是食菊上了瘾。他写〈杞菊赋〉:「春苗恣肥,得以採撷供左右杯案。夏五月,枝叶老梗,气味苦涩,犹食不已。」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更是食菊成癖,在〈后杞菊赋〉中说:「吾方以杞为粮,以菊为糗(糗:炒熟的米、麦,代指粮食)。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实而冬食根,庶几乎西河南阳之寿。」嘉佑三年,司马光任开封府推官时作了一篇〈晚食菊羹〉,说:「毋令姜桂多,失彼真味完。贮之鄱阳瓯,荐以白木盘。铺啜有余味,芬馥逾秋兰。神明顿飒爽,毛髮皆萧然。」《名山记》中说:「道士朱儒子服菊草,乘云升天。」

不是所有的菊花都可以吃,古代菊花分为观赏菊和食用菊。《抱朴子》称食用菊为「真菊」。陶弘景《神农本草经集注》说:「茎紫,气香而味苦,其叶乃可;茎青而大,气似而苦,若薏苡,非也。」刘蒙《菊谱》中称真菊为甘菊:「甘菊,一名家菊,人家种以供蔬茹。凡菊叶皆深绿厚,味极苦,或有毛。

惟此叶淡绿柔莹,味微甘,咀嚼香味俱胜,撷以作羹及泛茶,极有风致。」

南宋人林洪是「梅妻鹤子」林和靖的后代,写了一本《山家清供》,全是素食,其中有三种食菊方法,一种叫「紫英菊」,做法是「春采苗、叶,略炒,煮熟,下姜、盐,羹之,可清心明目,加枸杞叶尤妙」。一种叫「金饭」,做法是「采紫茎黄色正菊英,以甘草汤和盐少许焯过。候饭稍熟,投之同煮。久食,可以明目延龄」。如果能用南阳的甘谷水来煮,效果更佳。还有一种叫「菊苗煎」,做法是「采菊苗,汤瀹,用甘草水调山药粉,煎之以油,爽然有楚畹之风」。这道油炸菊苗吃起来不但不腻,还很清爽可口。

饮菊花酒 令人长寿

传说慈禧太后也喜爱品尝菊花美食,用铜火锅盛鸡汤或肉汤,以急火烧沸,再投入鸡片、腰片或肉片,并杂以白菊花瓣,就是名菜「白菊乌鸡涮红锅」。

《风土记》说汉武帝宫人贾佩兰饮菊花酒,令人长寿。《风俗通》记载的食菊延寿轶闻更神奇,饮菊花水的长寿者一百二三十岁,中寿者百余岁,下寿者也有七八十岁;患有重病的太尉饮用菊花水后,病就痊癒了。

宋人史正志《史氏菊集》中说:「汉俗九日献菊酒,以祓除不祥。」专门写菊的史铸《百菊集谱》中说:「菊花古人惟以泛酒,后世又以入茶……」南宋吴仁杰《离骚草木疏》讲述了菊花酒的酿造方法:八月採收菊花,曝乾,浸酒中,隔一段时间便可饮用;并说当时诸州县所产菊花酒差不多都是这样酿造

的。清代《食物本草会纂》也记载了酿造配方:「菊花酒,治头风,明耳目,去痿痹,消百病。用甘菊花煎汁,同麵米酿酒,或加地黄、当归、枸杞诸药亦佳。」现今也仍然有人酿造菊花酒。除了菊花酒,宋代还流行菊花茶,北宋孙志举〈访王主簿同泛菊茶〉诗曰:「妍暖春风荡物华,初回午梦颇思茶。难得北苑浮香雪,且就东篱撷嫩芽。」诗人在暖和的春天午睡起来想喝茶,但没有北苑的香雪茶,于是便取菊芽作茶饮。南宋洪遵〈和弟景卢月臺诗〉中有言「户小难禁竹叶酒,睡多须借菊苗茶」;陆游〈冬夜与溥庵主说川食戏作〉诗中句:「何时一饱与子同,更煎士茗浮甘菊。」如今,菊花茶依然盛行。(待续)

#苏东坡 #食菊成 #延寿 #轶闻 #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