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选举结束,川普不但没有表现君子风度承认败选,协助新当选的拜登顺利交接,反而一再质疑选举舞弊,提起法律诉讼,煽动支持者。眼看美国民主制度摇摇欲坠,丑态毕露。但美国毕竟是歷史悠久的民主国家,民主法治精神深植人心。不仅川普任命的联邦法院法官本着独立审判精神,一一否决了川普的选举诉讼,保护了选举的结果与公正。而他所任命的一些官员更秉持道德与民主法治的精神,不贪恋权位,不困于人情,更不畏惧权势压力与死亡威胁,拒绝说谎,维护民主,更是值得讚佩。

因为声称此次选举是近年来最安全最乾净的选举而被川普解雇的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和基建安全局局长克雷布斯,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制作的电视新闻节目「60分钟」访问时,重申查无任何证据有外国势力利用网路攻击或介入本次选举。当他被主持人问到被川普解雇是否感到遗憾,他说:「唯一的遗憾是我没来得及和我的团队道别,他们很棒,做了正确的事。我一辈子都是共和党员,但我也是一名公仆,我做我身为公仆该做的事,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在访谈中他还表示,这次大选结果都是许许多多的选务人员认真地一票一票计算统计出来的,许多州(负责选务工作)的州务卿也都是共和党员,都没有让政党倾向影响了他们的职务与专业判断。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川普总统最忠实的阁员,在多个争议性议题上,都明确与总统站在同一阵线。甚至在大选之后,巴尔亦授权联邦检察官对投票违规的指控展开调查。但是当调查结果一一出炉,他也表示司法部并未发现2020年美国大选中有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舞弊证据。巴尔此举极可能触怒川普,成为被开除的下一个对象。事实上,之前就传出川普对巴尔掌管的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不满,认为他们在大选后未对他做出足够支持。

上述的内阁官员以及许多联邦法官都是川普任命,但他们都没有因此被人情包袱或政党利益所綑绑,忠于职守,坚信民主法治的价值,在今日极端化的美国更显难能可贵,也显示美国民主的伟大与坚实。少了这些坚持,一场民主选举可能就在权势压力或群眾威胁下被没收,而美国民主可能就此寿终正寝。

近年美国政治党派化的倾向十分严重,两党都大玩身分认同,在身分政治操弄下,美国政治出现部落化,政党归属成为自我定位和意义的主要根源,许多原本客观中性的事实都被政治化沦为争议炒作的话题,党派意识对立的极端化,人们对世界的理解南辕北辙。政党认同不再基于对于政策的选择,而成为一种近乎偏执狂的心态设定。而选举也不再是基于施政表现的评价,而是上纲成一场善恶的道德斗争。既然是善恶的斗争,敌人邪恶且阴险,我方自然也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种极端化与部落化的政治浪潮正严重侵蚀民主的根基,让许多人对民主失去信心。

民主政治的维繫不是凭藉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或社会运动人士,而是每一个在关键时刻能抗拒权力、拒绝沉默的个人。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如何经歷一场民主宪政的危机。台湾经过30多年的民主化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政党政治的极端化与部落化也出现在我们社会,我们也正在面临民主倒退的危险,我们期许每一位官员、法官乃至国民深思义大利诗人但丁的这句话:「地狱的最深处,是留给在道德存亡之际,袖手旁观的人。」防止我们得之不易的民主被「民主之名」所破坏了。

(作者为大学退休教授)

#川普 #美国 #民主法治 #选举 #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