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片KANO有句经典臺词「怕输,那就想办法赢啊。 想赢就快攻吧!」应该是此刻最该牢刻在每位蓝营党公职,也是中间选民、讨厌民进党的选民心中不断吶喊的一句话。

今年九月,江启臣在全代会上,透过发表会的形式宣传组织改革的功效、党的定位,气象一新,颇有科技公司产品发表会的模样。就像3C产品的发表会,由于往往夹带新功能、突破性的使用体验的内容,令不少年轻族群甚至熬夜观看,就为了抢收第一手的资讯。

国民党歷经政党、青年支持率双双探底的挫败,终在美猪一役,无论从健康权益抑或对美经贸谈判角度,打出一定成果。然而,要为蓝营现在的改革进展评价,国民党的议题回应能力,还差了一点魄力与勇气。

犹记清末国势衰颓之际,为救亡图存,有识之士发起多次救国图振的改革运动,在层次上可分为器物、制度和观念三个层面。首在英法联军及太平天国运动后,开展了以「师夷长技以自强」为目标的自强运动。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设立标志了改革运动的兴起,除掌管对外事务,是时各制造总局、兵工厂及福州船政局等带来的洋枪大炮与新式船舰,着实让人耳目一新,同时,同文馆等机构的设立,也被赋予培养更多外务人才的期待。然而,长达三十五的自强运动,在腐旧思维、官僚主义、旧式管理以及缺乏决心的重层矛盾下,终究昙花一现。

实际上,蓝营现阶段的改革,包括软性行销、数位化及国际事务的处理,或许有几分亮眼之处,但与清末洋务运动的逻辑及作法,都有几分神似,距离让年轻人与中间选民突破传统国民党的想像、理念与路线的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资讯时代的来临让议题更迭已在质量上根本改变了政治的回应循环,新一代的政治更重视的是「设定基调,球来就打」,太多的理论与艰涩的政策辩论对自身支持者都难以消化,遑论中间选民。然而国民党根深蒂固的「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文化,让党本身在面对足以影响党整体形象的议题时不是无语就是迟缓,面对根本就理亏的执政党,枪不捡就算了,还时不时被该输的民进党抢占道德高地,回头还赏一记暴击。

举年中争闹不休的考监争议一战为例,当国民党党团在立院拿着酬庸与废考监等标籤与绿营争打地头破血流。但到了七月,党内各方歧见再起,「有所保留」、「态度丕变」甚者「失和」一再跃上新闻版面,党版共识难产,不仅党籍立委不知如何宣传与回应支持者,最终还奉送民进党回应解方。

其实,考监废不废自有优劣,本无绝对之是非黑白,然绿营既已将人事酬庸塞好塞满,承担修宪议题压力的就不会是国民党。政党攻防需要议题及立场设定,方有后续的舆论战、议事、文美宣甚至群眾教育等政治攻防。党籍政治人物带头喊打,结果拔剑四顾心茫然,党体系则怨嘆前线不受控如自走炮,同室操戈,实在可惜可嘆。

再举去年影响总统大选甚鉅的香港议题为例。香港议题原是去年蔡英文的政治提款机,文青修辞与美丽空话成功使民进党政府成功竖立正邪两分的政治氛围。但随着口惠不实的空话政策露出马脚,大啃港人「人血馒头」标籤一出,本该捡枪之时,国民党的回应又来的太迟太慢。

五月底,民间团体办理撑香港活动。当陈以信代表国民党团出席时,现场一片嘘声,但在他不断呼吁蔡政府提出制度化庇护机制,并提出港澳条例修正案的时候,确实开始为国民党在香港议题上止血,甚至开拓了立足点。逐一检视当时出席各党代表,仅有民进党未在立院有任何动作,但绿营当时亦是既不害臊、也不遮掩。

六月底,国安峻法一出,马英九基金会主办的「奔腾讲堂」当日就邀请左正东、廖元豪、施威全等人严加批评并提出对策;直至九月,林奕华再提出要求建立情势报告及建立应急方案的修正案。至此,国民党实际上已是备足子弹,诚意实质两样不缺,就少了一点勇气与声音,没踢出临门一脚。然而,到了近期香港大抓捕,外国媒体争相关注之际,除江启臣及林奕华少数出声声援,国民党再次在各种踌躇中失去角色。

有人说,在野党资源少、没有空间及没有舞臺云云。但,国民党该知道,选民的政治信任与攻防话语权,不会平白奉送在野党。政治除了专业,更是一门行销学,在野的执政包袱少,更有开拓客源的空间,毫不需要羞涩踌躇,拍桌吶喊更是挺身捍卫基本价值的最起码政治行动,怕什么?

主事者莫忘,国中公民课本就已教过,政党的一般性功能包括公民利益的表达、整合以及社会化的动员,然而,缺乏决断的目标与策略拟定,后果轻则个体暴衝,重则变生肘腋、自乱阵脚。敢于决断,并非如绿营般无理衝撞,而是谋定后动,出手便是掩其无备。明明多次选定了正确的战场,也做出了正确的论述,却只乱挥一拳便打退堂鼓,岂不可惜?

一个大无畏、舍我其谁,精于谋略、敢于绝对,勇于衝撞的在野党,不只是蓝营党公职或支持者的期待;有志之士、中间选民,甚至所有讨厌民进党的选民也在等。自强运动的粗浅、保守与自我局限最终使清廷输掉了臺湾。国民党改革之路漫漫,为求健康的民主政治与监督原则,国民党可没有输掉臺湾民心的本钱。想想国民党的党名,为中华民国的「国民」拼了吧。(作者为 国会助理)

#国民党 #议题 #运动 #回应 #蓝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