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是一个人类与病毒争战的光荣时刻。12月8日英国公民开始接种新冠病毒疾病的疫苗,英国不但成为全球第一个批准新冠病毒疾病疫苗的国家,更火速推进施打疫苗,人类对抗新冠病毒正式迈入新阶段。

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在英国广播公司电视新闻节目《早安英国》镜头前喜极而泣。可是,他的泪水,感觉像是鱷鱼的眼泪,假惺惺;或像在小丑学校里进行一场没有希望的试镜,荒谬可笑。

英国政府为什么在全球第一个批准辉瑞BNT疫苗,又火速推广施打疫苗?英国虽然是欧洲次于义大利和法国新冠疫情确诊率第3高的国家。但英国却是新冠疫情死亡案例超过5万人的欧洲第一个国家,主因在于当初英国约翰逊政府坚持採取「群体免疫」佛系政策对抗新冠疫情。在全球新冠大流行中,研发疫苗已被爱国主义笼罩情况下,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疫苗和接种的国家,似乎是英国可以导正先前抗疫策略成为全球笑柄的必须作为。

此外,英国脱欧一年过渡期将在今年底结束,英国和欧盟在脱欧后的贸易谈判上迄今谈不拢。欧盟本周举行峰会,27国领袖对「无协议比坏协议好」的共识逐渐升高。面对3周后接下来不明的情势与动盪,英国国内需要鼓舞士气的讯息。儘管在这背后更严峻的事实是,英国全民医疗系统因为长期投资不足,无法因应另一波疫情来袭,火速推广接种疫苗有它的迫切性存在。

但亟欲藉着百年病毒打造民族主义寓言的英国脱欧政府,硬把本周二英国开始施打疫苗的日子与标志着欧洲二战终结日的「V-Day」挂在一块,殊不知此「V」(Vaccine疫苗)非彼「V」(Victory胜利);最初公布的第一个接受接种疫苗的人名字则叫做「威廉.莎士比亚」──多么美妙的巧合。难怪批评者嘲讽,恐怕是因为找不到一个叫做「温斯顿.邱吉尔」的英国公民来打这第一针。

领先世界其他国家几个星期接种疫苗实际上有什么好处?残酷的答案是:没有。尤其是公眾对疫苗信心不足的前提下。否则,欧洲医学机构不会坚持,更长的批准程序,进一步的检查和更大的数据;英国公眾也不会在接种后出现过敏反应案例感到焦虑。英国以超快速批准接种程序,创造出一股欣喜若狂的气氛。但是从长远来看,人们需要的是对接种疫苗感到安全,不是害怕成为这场全球大流行的集体小白鼠。

然而,在英国脱欧艰困现实到临前,英国需要这种「全球第一」、「打败世界」的激励性新闻,以期分散强森政府对新冠病毒大流行总体反应的无能,并成为英国脱欧伟大故事的一章。

英国虽曾是日不落国,但「打败世界」一词在2020年前几乎未在英国国会中出现。但是,根据英国舆论统计,2019年里,「打败世界」在英国国会中出现了21次;从今年7月1日到现在,则已经被提及了148次。如今,「打败世界」显然也成为英国强森政府新冠疫苗的战略。

讽刺的是,辉瑞/BNT疫苗是德国人设计的;团队的领导人是土耳其移民的孩子;开发者是位于美国的跨国公司;制造地点在比利时。仔细分析英国政府批准的疫苗恰好与英国脱欧「光荣孤岛」故事相违。

堂皇政治语言是强森从2016年领导脱欧阵营以来的一贯伎俩。对于强森和他领导的政府,只要第一,不惜一切代价。

#英国 #成为 #英国脱欧 #疫苗 #接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