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芙特访台一事,先是突兀地宣布,结果又诡异地喊卡,从开始到结束都那么戏剧性,来或不来,表面上的理由都很冠冕堂皇,真正的原因不好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说这真是一场戏,就算不是超现实的儿戏,也绝对是场荒谬的烂戏。

美国宣布取消美台交流长期以来的自我设限,这当然是件正面的好事,但即使一般人也会正常思考,在当前美中台复杂且敏感的三角关系中,为何开放、何时开放等等这些务实的问题可能带来的利弊影响,更何况是负责决策大计的政府高层,怎么只会一头热地随着美国的乱调起舞!

美国现因川普之乱已自顾不暇,在急就章的情况下型塑美台关系升级的表象,这原本就不符合常理与外交礼仪,唯一能大张旗鼓庆祝的,无非是让民进党政府又有了一次大内宣的机会。

美国摆了台湾一道,民进党政府当然要找出各种理由稀释这个尷尬的变化,遗憾、惋惜都说得通,最可笑的莫过于说是因为国民党的冷言冷语、不断批评,所以「要为这次取消负相当大的责任」。这样子的牵拖甩锅法,真是把台湾人都当成白痴了,如果国民党这么厉害,今天还会被民进党打得这么惨吗?美国莱猪用骂的不就挡回去了吗?

平心而论,蔡政府的外交成绩固然不必因为一个大使不来就全然抹煞,但台美交往限制的取消却是因为这么仓促奇怪的操作,而显得非常不踏实,也充满不确定性的风险;最直接的问题是,这项突破的「赏味期限」有多久?拜登政府认不认帐呢?

克拉芙特不来了,不少人可能很失望,但更多的人是松了口气,因为美国和台湾的政客都被泼了冷水,这下子正好可以冷静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时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