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被拜登指定为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官的坎贝尔指出,若要阻止中美关系直线下坠,双方应暂停针锋相对,各自退一步,再前进一步,发出有意愿建构可行的中美关系信号。与此同时,曾担任拜登外交政策幕僚数十年,现为哈佛大学教授的艾利森表示,一国两制已经走到尽头,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世界上并没有独立的台湾国家存在,美国不会承认台湾独立。

拜登上台伊始,其两位核心策士的发言显然释放了相当重要的讯息:一、拜登政府认为,美中关系不能再坏下去了;二、美中关系的核心问题在台湾。很明显,川普时代的美台关系,及美国刻意撩动台湾局势以施压北京当局的做法是美中关系直线下降的根本原因;三、拜登政府的立场是:不会支持台独,但也不认为北京的一国两制是一个可行的方案;四、所以拜登政府的最大挑战是想出一个能突破一国两制的两岸新方案,能让美中台三方都能接受。

最早针对21世纪中美关系提出「修昔底德陷阱」论述的艾利森在2017年出版了新着《终将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书中针对人类近500年歷史整理出一共16对,老大老二关系,其中12对,即75%的机率最终爆发了战争;只有4对,即25%的机率最终能幸免一战。有理由相信,艾利森是衷心希望中美这一对最新的老大老二关系最终能走上25%机率的结局,但我认为,他想要得到一个能让美中台三方都能接受的两岸新方案,恐怕不太现实。

让我把问题理出两个头绪,一叫大两岸(太平洋)关系,指的是中国与美国;一个是小两岸(台湾海峡)关系,是指大陆与台湾。先回到1979年,当时中国与美国之所以放下对立走上建交,完全是因为要联手对抗共同的对手苏联,因此对于双方最大的矛盾难题即台湾,採取了一个当时双方均能勉强接受的妥协:模糊处理。要知道,当时大两岸的现实是美强中弱。

一眨眼30年过去,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全球第二,这就意味着中、美正式双双掉入修昔底德陷阱。可以看到,美国的遏华战略就从欧巴马上任(2009年)未久后开始启动,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一搞8年, 2017年川普上任后继之以印太战略,但12年下来似乎未见成效,中美在包括GDP在内,方方面面的差距持续快速拉近,这也是川普执政后期因焦虑日增猛打台湾 拜登当局显然十分担心再这样下去,果真「终将一战」,所以才有艾利森两岸新方案的探索。

问题是,当前形势已今非昔比了。大两岸关系,中美综合实力已接近伯仲,特别在西太平洋,美军传统的介入优势正被解放军的反介入能力强力排拒之中;至于小两岸关系,台湾与大陆实力也是此消彼长,且差距之大早已不在一个檔次,在这样的形势与趋势下,美方想以仅仅不承认台湾独立来换取北京决意实现两岸统一上的妥协,看来并不现实;25%机率的求索得另寻思路。

(作者为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

#一个 #拜登 #25% #艾利森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