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蔡英文进入第二任期,按照过往经验,她将逐渐进入跛脚。但蔡英文非常聪明,全力延后甚至消除跛脚的可能。关键动作有二,第一是迟迟不宣布内阁人事是否改组,让行政院长苏贞昌卡住桃园市长郑文灿到中央歷练的悬念;第二是培养青年军,为「后蔡英文时代」进行长线布局。

目前民进党最有可能竞逐2024的两个人选都属新潮流,一个是副总统赖清德,一个是郑文灿。前者处境如同光绪,在蔡英文绝对权力的压制下,只能学习鸭子划水;但长期不动声色的结果却也可能磨掉支持者的耐心与信心。

郑文灿是四方看好民进党问鼎大位之人,不过目前看来会被新冠疫情困住一段时间。郑文灿的锋芒暂息,对蔡英文是好事,因为她可以不必分心去防范这位新潮流大阿哥挟地方治理的高人气行藩镇割据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蔡英文要为自己建立一支可长可久的禁卫军,让她在有朝一日必须退出权力核心时,仍具有影响甚至操控民进党政治生态的能力。

身兼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日前出席党青年部「国务青行动计画」成果发表及授证仪式。别以为这只是个行礼如仪的活动,蔡英文在此首度公开揭露了她的规画。

她说,希望民进党地方党部一半以上的主委是3、40岁的人,蔡英文甚至使用了「抢占」这两个字来鼓励年轻人,可见其企图心之强。

如此看来,吴怡农「同额」竞选台北市党部主委,并不是蔡英文的一时兴起,而是她颠覆民进党传统势力的起手式。

事实上,在此之前,蔡英文已结合英系要角成立了放眼未来、鼓励青年参政的「2050基金会」。

每位总统都知道要延续政治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就必须积极培训自己的青年军:2003年成立的「李登辉学校」,2011年开始举办「新时代青年班」;前总统陈水扁在2005年设立「凯达格兰学校」,2007年开始举办「青年领袖研习营」至今;前总统马英九在卸任2年后成立基金会,并透过「大九学堂」于2019年开始举办「青年营队」。

然而,不同于上述几位总统以「为国举材」为宗旨所创办的基金会、青年营等组织或是活动,蔡英文许给青年人的未来愿景显然更为实际。地方党部与选举动员关系密切,过往常是地方派系兵家必争之地,蔡英文意图以亲自培养的嫡系青年军,直接取代民进党长期运作的传统地方势力,这是非常大胆的行动。

蔡英文向来在青年族群着力甚深。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直接促成了她2016年执政,包括被拔擢为民进党副秘书长的林飞帆,学运要角有多位出身自蔡英文的竞选干部;而战力强大的青年网军则助她打败党内竞争对手赖清德,以及2020顺利连任。

这回,她更将手伸进了各地方派系的主场。如果民进党人都惦惦不作声,让蔡英文趁着她在权力高峰时,将地方势力进行乾坤大挪移,等到2024蔡英文卸任时,民进党各大派系将会发现,小英青年军已掌握大半兵符,未来不论谁担任党主席甚至就算出任总统,都必须受到蔡英文一定的制约;她将垂帘听政,成为民进党长远的权力影武者。

蔡英文的「远见」,恐怕会是民进党的噩梦。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蔡英文 #民进党 #青年军 #郑文灿 #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