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底,在两岸智库学术论坛等多场两岸视频会议上,本人提出了智统主张,就是尝试以中华民族的大智慧应对台海挑战,也是基于大国担当、中华民族復兴的智慧选择。

一是台海情势严酷。民进党当局搞「依美抗陆保台」,推进台独,美国打台湾牌,碰触大陆底线,台海陷于战争边缘,走向悬崖,需要以大智慧应对。二是中国正处在「两个一百年」的交汇期,比歷史上任何时候更接近民族復兴、国家统一的那一刻,必定面临各种险峻挑战,更需要大智慧,不要踏入西方反华鹰派设置的战略陷阱。三是作为负责任大国需要展示大国形象、大国担当,在国家统一方面需要大国智慧,为世界各国提供国家统一的新版本。四是中华民族自古就是富有智慧的民族,孙子兵法、王道精神蕴藏着智统宝典。现代科技、大资料、智慧化完全可以助力中华民族走出一条智统的康庄大道。

本人认为实现统一有三条路,一条路是和统,两岸和平谈判最终解决,时程较长,难度较大,需要做各种细致艰苦的工作,类似中医调理。这需要战略定力、战略耐心,问题是当前大陆人民等不得了,台湾的统派朋友也急切期盼早日终结民进党的「绿色恐怖」。

一条路是武统,军事解决,类似外科手术。大陆民意支援武统的声浪很高,但武统变数很多,代价很大,后果难以精准预测,武统后两岸面临什么样的困难需要充分评估,包括台湾治理、长治久安等等。

本人认为除了和统、武统之外,两岸统一还有第三条路可走,上上策就是智统,即以最高智慧,採取最佳路径、最优方案,以最快速度、最低代价完成国家统一。

具体而言,就是借鉴古今中外的统一模式与路径,在中华文化指引下,集成两岸及海内外华人智慧,採取一切手段,团结一切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运用和战两手、文武两策,演绎新时代的王道与霸道,推动两岸关系融合发展,将台海两岸推进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战而阻来犯之敌」的境界,最终完成统一。

智统既是统一模式的集大成,更是创新体。智统应博採眾长,中国歷史上每一次统一都是智统的典范,各国统一范例也是我智统的他山之石。德国、越南、也门、坦桑尼亚的统一模式,北爱尔兰、哥仑比亚的和平协定,俄罗斯、西班牙打击分裂势力的谋略等,均是我智统的有益参考。在此基础上进行模式创新,探寻一条新时代中华民族的统一方略。

智统既是统一的系统工程,也是融合体。智统需要融合和战两手、文武兼备,实现和与战、文与武的辩证统一。「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没有军事后盾,和平统一沦为空谈;只有军事一手,统一也缺乏基础。军事准备越充分,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就越高;同样,和平统一工作越扎实,军事手段、流血伤亡的可能性就越低。只要高度融合和战、文武、王道霸道、软硬两手,统一方可尽早到来。面对内外形势、两岸实力变化,时刻调整两手的配比,和战成分多少、节奏的快慢,关键就看推进统一的效果。当「台独」声浪高涨、美国挑衅大陆台海底线之际,军事这一手不妨加码推进,以取得打击「台独」、震慑外敌、鼓舞统一的功效。

迈向智统应赋予其科学、民主、开放、创新特质。智统应採取最为科学、最为精准、最经得起歷史检验的方案推进统一。智统需要透过两岸民主协商,充分反映两岸及海外各界代表性人士的意见建议。智统是开放的体系,吸纳古今中外一切可用的统一模式、统一路径,集成一切关心两岸统一人士的智慧、谋略。智统更是一个不断创新实践的过程,体现经歷中美战略竞逐、新冠疫情大考后中华民族的强大脑力。

迈向智统需要把握「三不」要诀:一是不犯错,不能犯下颠覆性错误,决不能落入美国反华鹰派设计的战略陷阱。二是不畏惧,为所当为,更要大有作为。三是不反智,就是选择统一的最佳路径、最优方案。

可见智统不是「不统」、「缓统」,更不是「不战」、「惧战」,而是在对的时刻做对的选择,把对的事情做对、做好。

当前智统可以做两件大事。一件是智合,推动两岸融合发展。关键是「应通尽通」,建设两岸两个「新四通」、台胞登陆第一家园,共用公共服务「三化」,提高对台治理能力,实现两岸同胞心灵契合。另一件事是智战,推动军事创新变革。超越传统内战模式、解放军作战模式及渡海登陆模式,尝试数位战争、智慧化作战,力争统一战争的低代价、「零伤亡」。

(作者为上海台湾研究所副所长、《台海研究》主编)

#统一 #智统 #军事 #武统 #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