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政策,更趋强硬?更有弹性?对台湾而言,是福?是祸?准国务卿布林肯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任命听证会的谈话,可见端倪。

布林肯认为,中国大陆无疑是美国的「最大挑战」,美中对抗不断上升,但只要符合双边共同利益,可以竞争也可以合作。可竞争、可合作,颇似企业界倡议的竞合(Co-opetition)观念。企业界所谓竞合,是指与竞争者合作,以达成共同目标或取得领先地位,前提是将彼此视为竞争者,而非敌对的对抗者。

然而,从欧巴马时代起,美国已经不把中国视为「竞争伙伴」,而是将中国视为威胁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国安与利益的潜在敌人。布林肯宣示要与中国又竞争、又合作后,紧接着又说,「美国将重建盟友关系强化力量应对挑战,我们可以胜过中国。」也就是说,美国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一改川普「单兵作战」的模式,结合盟友,「胜过中国」!在这样的零和游戏里,竞合是不存在的。

不仅如此,布林肯在听证会中,话锋一转,同意川普「中国误导新冠病毒」,以及前国务卿蓬佩奥「中共在新疆作为是种族屠杀」的说词。既然认定中国误导新冠疫情,如何能与中国合作遏止新冠疫情?这两点,触及中国的底线,且蓬佩奥已被中国列为28人制裁名单中的「头号战犯」。北京即使暂时隐忍不发,心头疙瘩仍在,如何合作?当然,布林肯在听证会的说词,也可能是迎合两党反中的气氛,既顺了鹰派的意,也不伤鸽派的心,标准一张外交官的嘴皮。

布林肯在回答有关台湾的问题时,尤显外交官的功夫。他说,美国坚决信守对台承诺,确保台湾有抵抗侵略的自我防卫能力;若中共武力犯台,制造世界动盪,将是「严重错误」。但是,他对台湾参加需要以国家为会员身分的国际组织时,态度保留。

布林肯的答询,似乎让台湾欣喜若狂,然其说词,根本没有超脱美国政府多年来「一个中国」、《台湾关系法》和美中三《联合公报》标准答案的范畴。布林肯说,「若中共武力犯台,将是严重错误」,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承诺;不支持台湾参加需要以国家为会员身分的国际组织,一如歷届美国政府的态度。去年12月,《纽约时报》揭露,布林肯投资参与的政治战略顾问公司WestExec Advisors、松本资本(Pine Island Capital Partners)两家公司和包括军火在内的政府招标案,有着不清不楚的合约关系。美国政商两栖的「专家」,出则将相公卿,入则纵横商场,政商黑水,深不可测,他们所言,台湾岂能一厢情愿?

回头再看拜登的就职演讲和就职后签署的17项行政命令和备忘录,无论世纪疫情、经济萎缩、全国性种族歧视与警察暴力问题、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停止退出世卫组织程序,全都是国内议题,并未触及中美衝突、印太及两岸和平问题。拜登政府应该很明白,内政不修,外交不举。如今的美国,祸起萧墙之内,焦头烂额,台湾岂能一厢情愿地盼着美国照顾这笔尖大的利益呢?

拜登「先安内再攘外」的做法,是否会缓解亚太与两岸情势?不能乐观。理由就在于「印太战略框架机密文件」的字里行间。文件指明中国与北韩是美国在印太区域的国家安全挑战,强调要透过与印度、日本、澳洲等盟友和伙伴结合,维护区域自由经济秩序,保卫包括台湾等第一岛链国家云云。这份机密文件显现了美国一贯的霸权思维,也透露美国将台湾推上对抗中国第一道火线的用心险恶。而将台湾视为第一岛链和禁脔的做法,一贯主张「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北京,怎能坐视不管?美国的印太战略框架,抵触了中国的重大国家利益,在此框架下,双方绝无可能又竞争、又合作。拜登时代的亚太情势,不容乐观。

换个角度看,拜登对中越是强硬、亚太情势越是艰险、两岸关系越是危殆、战争爆发风险越高,台湾能够扮演促进区域和平的角色和能发挥的力量,也就越重要。台湾这砝码虽小,却可能是平衡中美两国的关键力量。怕的就是台湾一厢情愿地亲美、一厢情愿地反中讨好美国,一厢情愿地认为美国会优先照顾台湾的安全利益,却忘了我们其实可以扮演和平使者的角色!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台湾 #中国 #美国 #布林肯 #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