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持续延烧,全球已有近9,700万人感染,超过200万人死亡,再加上病毒持续变异,英国变异株、南非变异株,甚至美国加州变异株,传染力一直在增加,各国医学专家认为,单靠封锁已经无法挡住病毒传播,必须要靠疫苗施打才行。而辉瑞疫苗是美国核准上市的第一支疫苗,目前已经进入上市后观察期,许多资讯蜂拥而来,但美国民眾接种意愿低落。

根据长凳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调查显示,每10名美国民眾中,就有将近4人表示「肯定不会」或「很可能」不会接种疫苗。原因是此疫苗研发仅仅用了8个月,打破了目前最快疫苗研发4年时间的世界纪录,也难怪美国民眾对新冠疫苗没有信心。再加上依照美国法律,若是疫苗不幸出错,生产疫苗的制药厂辉瑞(Pfizer)和德国BioNTech,在2024年前都能免责。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大哉问,那到底应不应该施打辉瑞疫苗呢?外传辉瑞疫苗施打后,过敏人数眾多,真的吗?

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发表一篇辉瑞疫苗副作用上市后报告,截至2020年12月23日为止(上市后约两周的时间),在美国已经有1,893,360人打了第一剂疫苗,其中有4,393(0.2%)例的不良反应报告,在过敏性副作用方面,分为不严重和严重两种情形,不严重的过敏性副作用,其症状发作在0-1天内,症状像是瘙痒,皮疹,喉咙发痒以及轻度的呼吸道症状。严重过敏反应像是过敏性休克,确定的有21例,这种副作用有可能危及生命,但一般在接种疫苗后很少发生,此次辉瑞疫苗发生的机率经计算后为每百万剂11.1个人。在这21位患者中,17位是本来就有过敏史,包括对药物或医疗产品、食物和昆虫叮咬的过敏史,其中甚至有7例以前就曾经歷过敏性休克。

21位过敏性休克的中位年龄为40岁(范围= 27-60岁)。从接种疫苗到症状发作的平均时间为13分钟(范围是2~150分钟),更精确的说,15分钟内发病的有15名患者(71%),15至30分钟内发病的有三名(14%),只有三名(14%)是在30~150分钟后才发病。在美国CDC发表这篇副作用报告时,已有20人(95%)康復出院,没有人因过敏性休克而死亡。因此,总的来说,接近九成(85%)过敏性休克病例是在接种疫苗后30分钟内就出现症状,所以打完疫苗,应该在医疗院所观察半小时后再离开,比较安全。但如果是在回家后才出现过敏反应症状的话,应立即就医。另外疫苗过敏反应患者有近8成(81%)是曾经有过敏史的人,所以有过敏体质的人应该告诉医生,让医生评估你的体质能不能打,就会比较安全。

超过80岁长者,辉瑞疫苗施打后,死亡率高?挪威为了控制新冠状肺炎疫情,已经有3万3000人接种疫苗。但却出现23人在接种第一剂辉瑞疫苗后死亡,其中近3/4都是80岁以上长者,13人已解剖验尸,当局表示,辉瑞疫苗对极高龄(80岁以上)和患有绝症(体弱)的人,恐风险过高。目前世界各国都在观察疫苗上市后的副作用,而挪威这次的声明,是在2021年1月16日发布的。挪威医疗管理局(Norwegian Medicines Agency)表示,对年老体弱的人而言,即便是非常轻微的疫苗副作用,也会变成严重后果。若再加上对可能不久人世者而言,疫苗带来的好处可能微不足道,所以不建议超过80岁以上的人施打,但年纪较轻、较健康的人(65岁以下)仍应施打辉瑞疫苗或其他已经获得核准的疫苗。

辉瑞疫苗保护率,没有想像中那么好?以色列截至2021年1月21日,已经有200万人接种了辉瑞第一剂疫苗,超过40万人完成第二剂注射,但是在接种疫苗后,仍有12,400人得到新冠肺炎,甚至里面有69人已经完成第二剂注射,因此,以色列抗疫负责人阿什(Nachman Ash)在接受电台访问时说道,辉瑞疫苗第一剂效果似乎没有想像中那么好,辉瑞自己宣称,打完第一剂后,有52%的保护力,完成第二剂注射后,有效率提升至95%。另外,《英国医学杂志》副主编多西教授(Peter Doshi)对辉瑞疫苗实验方法提出质疑,认为辉瑞疫苗的保护力远不及该企业所公布的95%,而很可能是只有29%。虽然很震憾,但大家都同意,纵使疫苗施打后,无法保证所有人免得新冠肺炎,但纵使不幸染疫,其结果也只会是轻症,仍然值得施打。

综合上述资讯,在专业医事人员的正确评估与适当标准施打程序下,辉瑞疫苗仍是安全和有用的,应该施打。对于80岁以上的人,依照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佛西(Anthony Fauci)表示,针对不同人群,可以使用不同的疫苗,目前美国另一个已经进入临床三期的疫苗,诺瓦瓦克斯(Novavax)疫苗在老年人群中,试验做得较完整,如果你是高龄老人,佛西建议接种该疫苗。

(作者为阳明大学医学院兼任教授、佛光大学讲座教授、台北市议员)

#辉瑞疫苗 #疫苗 #施打 #接种疫苗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