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升高,担任指挥官一年有余的卫福部长陈时中已出现疲态,防疫政策频频出包;更严重的问题是,由于他在民进党内人望不足,遇到紧急而敏感的问题,决策就陷入瓶颈。无论是考量到更有效的防疫需要、民进党政府重拾民眾的信心,乃至于个人的政治前途,具公卫背景的副总统赖清德应该要上场了。

政治防疫 决策双标争议不断

去年1月23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二级开设,陈时中部长担任指挥官;随着国际疫情紧急,指挥中心提升为一级开设,行政院长苏贞昌仍指派陈时中担任指挥官。

然而,在疫情升高、开放莱猪及健保调涨三大挑战的夹击下,陈时中已显得左支右绌,连他自己都说,被这三支箭射得有点痛。老实说,疫情、莱猪、健保,这三大政策都与人民的健康安全息息相关,每一个都轻忽不得,民进党政府全往一个人的身上压,对陈时中不公平,对全民也不公平,毕竟他再怎么有能耐,一天也只有24个小时,总是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例如,调涨健保费这个重大措施,关系到广大民眾以及企业的权益,但卫福部完全没有给民间任何调整和适应的时间,陈时中在去年12月31日宣布,今年1月1日就实施,令人错愕不已。虽说这个粗糙的决策过程与蔡政府向来的施政风格有关,但健保调涨来得又快又急,恐怕多少也是因为陈时中身陷各种政策风暴中,实在是分身乏术,不得不快刀斩乱麻。

自从陈时中担任中央防疫指挥官以来,在国人严格遵守各项防疫要求的共同努力下,台湾堪称平稳度过了2020年的新冠疫情。但在此期间,陈时中政治防疫、决策双标的争议不断,除伤害政府防疫的公信力,也让社会经常陷入没有必要的对立。

目前全球疫情仍居高不下,疫苗已不可或缺,但台湾何时可以施打疫苗,陈时中始终语焉不详。新冠疫苗採购案涉及庞大利益,外传因民进党相关人士从中角力,疫情指挥中心无法摆平各方利益,以致于台湾的採购过程波折不断,因而延误时程。 不论此传言是否属实,眼看各国已纷纷施打疫苗,陈时中至今仍然无法明确承诺国人何时可以施打,这是事实,也可证明指挥中心的疫苗部署反应迟钝、决策缓慢。看来,防疫指挥官的重责大任确实必须要换人了。

其实民进党内就有一个比陈时中更适合担任防疫指挥官的绝佳人选,那就是赖清德。去年1月,大陆爆发疫情,当时赖清德以副总统当选人的身分公开表示,台湾应该义不容辞协助大陆解决严重的疫情,他并认为,两岸应该就防疫展开合作。赖清德的这番话,被认为是民进党政治人物中,少数温暖且符合人性的观点,却遭到1450网军的出征与批判。从此之后,赖清德即鲜少再对疫情发表看法。

敢挑战蔡英文 却怯懦指挥防疫

近日因卫福部桃园医院发生院内群聚感染,使国人对疫情产生恐慌,赖清德呼吁国人要做医护人员的后盾、全力支持桃园。作为一位公卫专家,又身居高位,赖清德可以做的事很多,绝不只是发出上述宛如纸上谈兵、人云亦云的空泛言论;他应该实际扛起防疫指挥的重责大任。

这一方面可以解陈时中力有未逮之围、更有效率地守护国人的健康安全。毕竟赖清德在民进党内的地位和影响力,都比陈时中高太多,当台湾进入如疫苗等高端资源分配等课题的「防疫深水区」时,老实说,很多眉眉角角是陈时中应付不来也无法处理的;担任过民意代表、地方首长,如今又贵为副总统,赖清德熟悉民进党的政治生态,他调和鼎鼐的能力和功夫,自是陈时中所不能及。

另一方面,外传赖清德的心中仍有问鼎大位的鸿鹄之志,既然如此,他怎能一直蛰伏在总统府这个深宫大院里毫无积极作为?他传说中的2024党内对手、桃园市长郑文灿,在这次部桃事件中勇于任事,表现得比陈时中更得人心。当郑文灿展现出一个领导人的格局与高度时,赖清德看在眼里,能不焦虑乎?

赖清德敢于在2019年宣布参与党内总统初选,挑战蔡英文,难道今年他竟怯懦地不敢指挥防疫?政治人物必须要懂得自己创造舞台,否则就会淡出人们的视线与记忆,遑论更上一层楼。于公于私,担起中央防疫指挥官的责任,赖清德是义不容辞。

#中时社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