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桃爆发院内群聚感染,30日再爆4个本土案例,国内疫情明显有升高之势。在此当口,民进党政府要员还发出「思古幽情」,集体开始检讨18年前SARS时期,北市和平医院封院的决策过程,并迅速做出「当时台北市政府未经中央同意就擅自封院」的结论,绿媒、绿营名嘴和一干侧翼火力全开。很快的,双方各自拿出证据,证明自己说的才是对的,于是蓝绿陷于一片口水之争。时隔不到几天,证明了前朝官员说的没错,而且甩锅前朝无助于疫情的防堵。

民进党相关人士这次刻意挑起「和平封院之乱」,主要的攻击对象是当年的台北市长马英九和前卫生署长杨志良、前台北市卫生局长邱淑媞。加入战场的则有现任立法院长、当年的行政院长游锡堃;刚从副总统卸任、目前担任中研院基因体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的陈建仁,是当年的卫生署长;而他们面对的3人目前都无官职。

马英九成为箭靶就不必多说了,自蔡政府执政以来,「马维拉」是永远的背锅侠,杨志良和邱淑媞遭到飙骂,则是因为他们对疫情指挥中心处理部桃的过程,提出了直接的批评。

老实说,人非圣贤,总有不周或是犯错的时候,民主社会有反对者是正常的也是健康的,无论是建设性的批评还是强烈的批判,执政者应该让不同的声音有管道发出,甚至有足够的机会可以到达层峰的耳中;成熟的政治领导人应该要有「闻过则喜」的雅量,因为批评是进步的动力。

杨志良认为部桃最初染疫的医生在发现自己有症状时,不赶快回院检测还到处趴趴走,恐怕会成为防疫的破口。邱淑媞提出防疫中心包括医院内有医护感染,就不该居家隔离,而应该採一人一户或入住防疫旅馆,以免家人也受到感染,以及院内发生感染应该停止进出等「4大错误」。

或许杨志良的「开除说」让人觉得太过严厉,邱淑媞说话的口气也往往显得十分急切,然而,观察疫情发展,证明他们说的都没有错,如果指挥官陈时中愿意放宽心胸、察纳雅言,及时修正部桃的防疫措施,或许后续就不必实施劳师动眾、劳民伤财的5000人隔离措施。毕竟杨志良是公卫出身、邱淑媞有抗SARS的实战经验,蔡政府实在不必以人废言,甚至拿出18年前的事企图打击、伤害提出建言的人。

不论当年的真相如何,民进党当权者合力围剿目前已没有任何实权的前朝人员,实在令人感嘆今夕是何夕?对民进党政府来说,当前最重要的事,是赶快处理紧急的部桃疫情,还是找出18年前SARS决策的是与非?就算证明当年封院的决定是错的又如何?更何况许多人证、物证、公文俱在,往事并不如烟,真相不是民进党政府说了算。

时光无法倒流,身为此时此刻的决策者,蔡政府应该面对现实;人民对执政者的期待是能解决问题而不是扒粪。18年前的SARS处理过程如果有错,应该是做为今天防疫的警惕与提醒,前事不忘为的是可供做后事之师,让后来的人可以更有智慧做出正确的决定,让疫情的伤害降到最低,而不是把前人的疏失拿来做为政治攻防的工具,甚至成为今天错误的藉口,大言不惭地说,以前不也如何如何?如果执政者存有这的心态,那人民不禁问:要政党轮替做什么?

蔡政府已是第2任,许多政策的错误还在拚命甩锅前朝,这不但是自欺欺人、不负责任,更是一种政治巨婴的幼稚行为。心理学上的「巨婴」指的是有着成人的身体却只有幼儿的心智。

有这类症状的人具有自恋的倾向,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幻想整个世界都为他而运行,又特别的玻璃心,容易受伤害。因此有错是别人的,有功,那当然是自己的。

民进党执政后,绿营侧翼、1450网军负责带风向,只要有人批评民进党政府,他们就集体出动,到处胡乱抹黑抹红抹黄,让对方烦了、怕了、懒得再战,网军们就取得了言论的宰制权。

靠压制不同声音取得绝对的统治权,这样的政治生态绝非民主常态。我们很难期待蔡政府能够做到如美国总统林肯一般善待政敌、甚至诚心延揽竞争对手入阁,组成所谓的「政敌团队」,但民进党政府至少要放下斗争的意识、愿意给反对者空间。不要使整个社会最后成为一言堂,不再有异于执政者的声音。因为这对蔡政府并不是好事,更绝非台湾之福。

(作者为作家)

#部桃 #民进党政府 #当年 #邱淑媞 #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