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与香港两位媒体负责人蔡衍明与黎智英同遭厄运,中天新闻台被民进党政府关台,黎智英官司缠身,被收押、假释、再收押。这两个媒体集团,前者遭受重大财产损失,后者经营人失去人身自由,究竟怎么回事?媒体不见容于当道,是媒体有问题,还是政治有问题?应如何理解这两个媒体的厄运?

首先,两个媒体集团遭到打压和迫害,虽然都来自政治力量,但事件本质不同,原因和理由也各自不同。壹传媒在香港长期介入、主导反对运动,不但在新闻报导与言论上为政治服务,幕后亦积极参与政治行动,鼓吹、引进外国政要介入香港抗争活动,为了支持打击大陆的川普连任,黎智英聘用的美籍助理还炮制不利拜登的假新闻,诱导美国媒体刊出。对黎智英而言,壹传媒旗下媒体是政治运动工具,要为其政治活动效劳与服务。

旺中媒体集团关台事件性质不同,旺中集团虽有强烈的政治立场与新闻取向,蔡衍明也有鲜明的政治态度与个人好恶,选举时不吝于表明态度,但始终谨守媒体分际,从不参与实际政治活动,更未将媒体用作政治工具。然而,在号称有言论自由的台湾,中天新闻台不搞政治、遵奉法律,只是因为2018年九合一选举时带动韩流风潮,重创民进党选情,因而遭到关台命运。

NCC以中天新闻品质不佳为理由不准中天换照,但从实务而言,中天新闻的品质问题是所有新闻频道共业,中天只是被检举、裁罚案件最多,至于为何被检举、裁罚最多,五尺之童都知道原因。就法律面而言,政府机关以行政裁罚造成新闻台下架的事实,是否逾越行政权范围?是否侵犯新闻自由?势必出现宪法争议。坦白说,旺中集团的遭遇不但是一起「因言贾祸」事件,而且在法律上有很大的翻盘空间。

壹传媒受人非议的一大问题,在于把媒体与政治的角色搅在一起,损害了媒体的专业精神与角色伦理,使其成为遂行政治目标的传声筒,进而以政治运动的立场与需求支配媒体内容,让媒体及其专业员工为政治运动的目标服务。由于定位与功能上严重混淆,媒体的纯正性不復存在,政治不捞过界的规矩也被打破,以致于阅听大眾所接收到的媒体内容,是基于政治目的的宣传,而非真实客观的新闻报导与多元意见的论述。

这两大媒体集团的另一差别,在于是否守法。《港区国安法》明订「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无论是公民还是媒体都应遵行,但壹传媒集团的新闻与言论内容却公开央求美国副总统、国务卿干预、制裁港府,依据香港官方公布的资讯,壹传媒负责人曾以实际行动,联繫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实施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制裁、封锁或者採取其他敌对行动。媒体可以透过报导与评论对当政者表达不满,但须以法律为底线。

旺中集团在法律上遵从中华民国宪政体制,在政治上坚持做「堂堂正正中国人」,以身为中国人为荣,衷心希望两岸中国富强起来,对于任何勾结外力的做法,断难苟同,将热爱中华民族与乐做中国人的志节,落实为媒体理念,并为此奋斗不懈,这是旺中媒体集团的担当与坚持,也是两媒体集团另一个不同之处。

媒体拥有新闻自由,具社会公器属性,媒体可以善用新闻自由,但不能沦为经营者个人参政的工具;同样的,政治人物也不能越界经营媒体。无论是媒体人还是政治人都必须了解媒体与政治的分际,媒体人与政治人是两个不相容的角色,必须泾渭分明,一旦越界,不是媒体乱政,就是政治乱媒,必然乱了套。

民进党掌握政权后,不但背叛当年「党政军退出媒体」理念,滥用政治影响力与政府预算介入媒体经营,进而影响媒体内容,更动用国家资源组织大内宣网军,为政绩擦脂膜抹粉之余,还肆意攻击政敌。民进党于掌控NCC人事主导权后,以「独立机关」名义迫害中天新闻,真实目的在避免2018年韩流覆辙,但政治与媒体一旦合流,将对民主品质造成严重伤害。

事实很清楚,壹传媒和旺中媒体集团、黎智英和蔡衍明的际遇,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民进党政府混淆媒体与政治分际,更是害台湾。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媒体 #黎智英 #政治 #壹传媒 #蔡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