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执政后改变能源政策,追求非核家园、绿能和减碳,但环境问题反而更严重。除藻礁生态因中油第三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兴建计画可能遭到破坏的隐忧外,在水塘或农田大量设立太阳能板,可能干扰鱼群和农作物生长,频繁的颱风可能破坏太阳能板,制造大量废弃物。岸边风电机也可能干扰鸟类路径、制造噪音干扰附近居民,颱风更曾吹倒机柱,造成巨大损失;离岸风电运转震动,也让渔民担心影响文蛤养殖。这些衝突,在在显现地小人稠的台湾,转型绿能发电,面对的环境限制超乎想像。

水电问题迫在眉睫

然而,这些只是发展和环保难以两全下,诸多问题之一二。更令人担心的是产业界多年抱怨的「五缺」(水、电、地、工、人才),迄今仍未解,关于水、电两大问题,更已迫在眉睫;若没有超前部署,可能成为制造业的梦魇和发展限制,即使「护国神山」台积电都会受到衝击。不知政府和业界是否已备妥面对这种困境?

台湾电价、油价、水价长期偏低:工业电价每度平均2.5元新台币,低于南韩(2.9元)、法国(3.6)、德国(4.5)、澳洲(4.9)、日本(5.1)等,在32个富裕经济体中为第4低。汽油税后价格每公升0.97美元,也远低于南韩1.32美元、日本1.33美元、德国1.64美元、英国1.73美元、法国1.79美元。水价每度平均10元新台币,为国际平均价格的1/5,为全球第3低。

台湾公用事业价格偏低,主要是长期以来政府为强化厂商国际竞争力,尽力压低生产成本,未完全反映成本(包括合理利润)。加以近年政党竞争激烈,为讨好选民经常乾脆「冻涨」,以致价格在国际上越来越低。然而,这种状况已逐渐难以维持,过去获利颇丰的台电、中油和台水,如今不仅无力创造利润补贴国库支出,也无力从事研发、创新、探勘等长期投资,甚至已造成亏损,根本就难以为继了。

中油去年因国际油价大跌,加上海外矿区资产减损,产生200亿元新台币亏损,台电初估获利近300亿元,台水因负担稻作停灌补偿,加上推出减免,亏损了7亿元。台电帐上获利,但「核四」遭立法程序废除,却列出2849亿元「在建工程」资产;若改列亏损,加上累计亏损600多亿,足可让3300亿元资本消耗殆尽。

因此,油电都不可能维持目前低价,调涨势不可挡。特别是,为达「非核家园」,2025年须有20%电力为「绿电」;依台电採购预算,今年的採购「绿电」成本,光电每度4.8元,风电更是7.15元,若不调电价根本无法生存。若每度平均提高1元,厂商每年就要增加上千亿元成本;若未来必须使用绿电,成本提升就会更多。

能源政策正在崩盘

更糟的是,未来产业会面临严重缺电和缺水问题。今年核二厂一号机将除役,大潭天然气接收站工程很可能因藻礁公投成案而延宕;基隆协和电厂决改以天然气发电,发电成本垫高,外木山天然气接站方案也因危害珊瑚生态,已遭到环团反对,工程进度可能受到影响。总之,台湾缺电及电价调涨压力问题,一两年内就会总爆发。

缺水问题也年年恶化,目前新竹宝山水库蓄水只有13%,曾文水库也仅15%,嘉南已启动夜间减压供水,竹苗中工业用水户减压供量从7%提高到11%;另启动新竹海水淡化厂和备管,对新竹支援20万吨水。台积电一天用水13.5万吨,占全台园区用量1/3,面临越来越严峻挑战。

面对缺水、缺电及水电价格上涨压力问题,民进党政府不惜背叛在野时期战略盟友,坚持如期兴建中油第三液化天然气接收站计画,环团被迫发起「珍爱藻礁公投」,获得社会积极响应,连署顺利跨越29万成案门槛,正朝35万安全门槛迈进。民进党若不是供电安全已被逼到墙角,退此一步能源政策就会崩盘,否则怎会背叛在野时期战略盟友,毁弃支持藻礁永存的誓言,民进党能源政策陷入困局,其实是自己一意孤行所造成的。

民进党可以选择的路已经不多,或继续讨好民意,把缺电、缺水棘手问题留给2024接班人解决,以民进党的政治性格,应该不会如此自残。那么,就请积极面对问题,从充分供电、供水与维持最适当价格的角度,全盘检讨能源政策。

#民进党 #问题 #能源政策 #台湾 #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