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的江陈会时,有陆配跑到机场欢迎陈云林会长,期望代表大陆的陈会长可以看看她们。没关系,她们可以与陆委会主委赖幸媛面对面谈谈。

「刘茜有没有来?」活动快结束时,赖主委和我问在场的陆配。隔天赖主委收到了刘茜的第二封信。

赖主委:

我一直渴望着能有机会见上您一面,没想到今天三月六日那么好的机会我竟然错过了。我是十二点二十分离开姊妹们,赶去上班,听说没有多长时间,您亲自出面接见我们在座的所有姊妹,还一一握手表达问候,真是感慨万千,整晚难入眠,只好提笔给您回信。

您对我案情的关怀,让我深深感受到民主国家的好,在大陆像我这样的小百姓是无法享受到这种荣耀的。我的个案还是惊动到您来操劳,是我把个人的私利看得太重了,又实在是情非得已才贸然向法令挑战。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又在报纸上看到您向大陆配偶发布的新闻稿才认识您;想到天下慈母一条心才斗胆向您求救,想不到您会重视我的个案,让我真正享受到民主国家人民的权利,得到重视。

我算是遇到了贵人,赖主委,写这封信给您,我还有一份最重要的心意要告诉您,不管我的小孩能否顺利来臺团聚,我让您在百忙之中为我个人的家事操劳是我的罪过,我都将怀着这种罪过的心情感激您一生。

祝您

好人 一生平安!

刘茜 跪谢 九八.三.六晚

这信让我心里内疚。与幼儿共同生活是基本人权,联合国的国际公约所明文保障,还她基本权益是政府的义务。刘茜与小文的心头肉,有民进党立委在质询时,公开叫他们拖油瓶,列席内政委员会时,我亲身亲耳看她听她说反对赖主委帮大陆女性的拖油瓶。刘茜、小文算幸运,她们的行动,背后都有极爱她们的先生的支持。把太太的骨肉也当成自己的宝贝的,不只他们。臺北大安区的萧先生写信陈情,附上他、妻子和妻子前婚生儿子的合照,照片中他有点严肃,眼神却有笑意。他写着:赖主委,希望我们全家可以再次团聚,永远在一起。南臺湾的陈先生则透过《联合报》网站的部落格持续控诉既有规定的不人道,他说法令规定大陆配偶至少要来臺八年才能取得中华民国身分证、户籍,有户籍后五年才能接十二岁以下的前婚生子女来臺,五加八一定大于十二,这是故意绝人之路。陈先生部落格的头像,永远标记着「政府让我家庭破碎不能团圆」,浏览联合新闻时我常看见。五加八等于十三大于十二的规定,初次看到时,民进党仍执政,我还在英国做移民法律服务工作,这规定我相信非刻意,但仍觉怵目惊心,自此在脑里徘徊不去。

问题找到了解答

牵涉到刘茜等人儿女来臺事宜的行政命令多非陆委会主管,却是陆委会法政处主管与同仁们的创意,找到了解决方法。在陆委会的小会议室里,我听着他们再次检视了一部又一部的法令,再次协调、讨论如何在不抵触母法的前提下作更动,他们交头接耳谈该如何用甲命令的规定接上乙命令做出解套的空间。突然有人起身在黑板上写下一个方案,像数学公式,里面有加号、等号和数字,我们的问题找到了解答。

整个案子不是行政单位说了就算,赶在立院休会前送到立院,民进党委员反对,交付党政协商之后,好几个礼拜的等待,让人担心夜长梦多。透过运作,陆委会拜托吴育升委员利用他轮值主席时来主持协商。案子多、会议冗长,谈到这案子时,只记得立委席上剩陈雪慧主任一个人面对官员席上我们十几个同仁,她起身走向主席指出了协商结论上的问题,然后大家依她的意见,定案。

七月的一个下午,我接到郑小文的电话:

「我和女儿在桃园机场了。」

「啊?」

「我好像在作梦,我怕这不是真的,我终于把女儿带来了。」

刘茜也传来好消息,她说她到大陆办文件接孩子时,大陆的地方官员不相信,告诉她这不是真的。她告诉大陆地方官员,她见到了赖主委,臺湾就马总统最大,赖主委第二大,赖主委帮忙的。大陆地方官员说,妳被骗子骗了。

(待续)

#主委 #刘茜 #来臺 #大陆地方 #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