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安全研究院日前示警,指中国大陆「灰色地带衝突」(Grey Zone Conflicts)是国安新挑战,指的是「未达战争门槛且非传统或非常规的武力使用」。

在军事与非军事行动混合战略方面,美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美苏之间无数的代理人战争就是证据。「灰色地带衝突」只是手段,本质上应该是为了建立秩序。

灰色地带衝突理论的两个谬误

David Carment和Dani Belo《灰色地带衝突》文章认为非民主国家比较集权,较易于使用非军事武力例如政治、网路、社会与经济力量,使得对手不易採取对策防范。

也许集权是个歷史「巧合」,俄罗斯和中国恰好是集权的代表,国家的军事、经济、技术、社会政治与人民力量定于一尊。难道以亚当史密斯和李嘉图乃至于凯因斯为主的自由贸易民主国家就不会出现集权?

美国所享有的无限量货币发行权,不正是货币集权的证据?无限量货币发行权造就了强大的美国,使它能够在世界上以强大的经济与军事力量制裁对手。川普以及拜登所发起的贸易战争、科技战争与金融战争,不也是重商主义(Mercantilism)的集权呈现?这个世界是朝着自由贸易的方向前进吗?David Carment和Dani Belo无视民主国家也会产生集权主义,而且是更恶劣的霸权,这是灰色地带衝突理论的第一个谬误。

与过去战争的不同在于,灰色地带衝突处于热战与冷战之间,特徵是低强度且在缓和的环境之下,不易为人所感知,扩散的范围极广例如网路战、政治压力、经济胁迫、代理人支持或其它软实力运用。由于这些特性,灰色地带衝突容易变成低强度的代理人战争。儘管是低强度,任何武力使用,无论其为常规或非常规,都应该是为了建立秩序。

David Carment和Dani Belo看到了问题点,但是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却很粗暴,像外科医师一样,一刀切下表象世界然后观察。例如在乌东问题上,他们认为三种谈判模式可以解决问题:第一,三方谈判。俄罗斯、乌克兰、欧洲安全合作组织三方会谈、并定期与分离派组织会谈。第二,多边会谈。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德国、法国代表会谈。第三,双边会谈。包括衝突双方以及利益关系方代表谈判。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刀切的会谈固然聚集了各方各派(除了美国),但就是没有人想到俄罗斯的感觉。儘管歷史上的俄罗斯虽然侵略性与扩张性极强,但是俄罗斯人对于地缘政治安全却极为脆弱和敏感,要说是北极熊的眼泪也行。

解决灰色地带衝突问题应该是为了建立秩序,而不是维持西方国家所炮制出来的现状而已,这是灰色地带衝突理论的第二个谬误。

灰色地带衝突的实践

当北约东扩兵临俄罗斯,紧邻乌克兰受到西方势力的挑拨而爆发顏色革命,俄罗斯再也受不了,这就是克里米亚和乌东顿巴斯问题的由来。

如今乌东再度爆发危机,毫不意外。主要原因就是当初西方国家不顾及俄罗斯的不安全感,引诱乌克兰倒戈俄罗斯。面对北约以及美国,俄罗斯其实是弱者。既然是弱者,被迫採取极端措施,才可能对抗敌对势力特别是美国在背后影武的霸权。

1999年,菲律宾海军马德雷山号(编号57)坦克登陆舰坐滩仁爱礁,一小队菲律宾士兵驻扎舰上,2015年开始修船。菲律宾外交部宣称,修船行为并不违反2002年中国与东协十国签订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相对于中国,菲律宾是弱者,只能採取非常规方式表达其占有的企图,儘管这种方式极为无理可笑。

虽然中国在南海是强者,但是中国却希望透过机制与南海诸国进行磋商、合作与开发的共赢目标,而不是以强权压迫;否则解放军以武力收回被越南占领的29个、马来西亚占领的4个、及被菲律宾占领的8个岛屿,完全不是问题。可以说,中国在南海的姿态已经摆得够低的了,为了敦亲睦邻以强示弱,是为在南海建立秩序的大局而负重。

在牛轭礁方面,据闻菲军方正在研究仁爱礁模式,即打算以报废军舰在牛轭礁上重施坐滩霸礁故技,这是牛轭礁事件的背景因素。今年是《南海行为准则》(COC)完成谈判的最后一年,可能菲方有意以牛轭礁事件升高谈判筹码。

此番200多艘大陆渔船进驻牛轭礁,与此同时,中国海警船协同022导弹快艇驱逐菲律宾记者企图查看坐滩的马德雷山号所租用的船只,是给菲律宾一记小小的警告,本质上和David Carment和Dani Belo所认知的灰色地带衝突概念完全不同,因为他们只是要维持现状,而不是要建立秩序。

中国的态度则是大家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目前谁也不要再向前一步,等各国签订《南海行为准则》之后,就可作为规范各国行动的依据。建立秩序才是泱泱大国的风范。

如果今年确立《南海行为准则》,美国除了自由航行之外完全没有角色,所以急着和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打交道,希望能透过灰色地带衝突搅乱南海秩序。David Carment和Dani Belo称俄罗斯和中国运用灰色地带衝突,其实美国不但是灰色衝突的制造者,而且是秩序的破坏者。

南海秩序与台湾

2017年8月6日,中国和东协外长在马尼拉举行中国与东协10+1会议上,顺利通过《南海行为准则》文件。台外交部发布新闻稿称:「南海诸岛属于中华民国领土,云云」。台湾在南海拥有东沙岛和太平岛,本来最有资格参与南海秩序的建立,而且应该参加大陆这边共同谈判才有希望;但是台湾当局有个小小算盘:跟定了美国。

从台湾当局整建东沙岛和太平岛港口设施可以看出,未来这两个港口除了给台湾海巡舰艇使用之外,还可能为美国海岸警卫队舰只提供停靠或是人道救援便利,若再加上美国陆战队进驻某些非大陆管辖的岛屿,一旦成真,南海就有了两股势力,使得若干不安分的国家例如菲律宾和越南成为美国的潜在代理人,南海秩序因而崩解。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提出「灰色地带衝突」理论,故意不看David Carment和Dani Belo关于解决灰色地带衝突的企图(例如乌东危机),反而夸大灰色地带衝突所涉及的诸多领域,其目的无非就是唱和美国、并高调渲染中国全方位的灰色威胁。

例如西方国家常说一带一路是个债务陷阱,参与一带一路合作的国家很容易就会陷入债务危机。事实上,要发展不免就要借贷,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因借贷而得到发展,是可以接受的。最怕的就是有了债务、却没有发展,或是没有债务、也没有发展。西方国家资金永远流不到第三世界穷国,因为那里无利可图;而一带一路资金却流向那里,给了发展的希望。

结论

美中阿拉斯加会谈确立了「实力原则」,世界秩序不是由少数几个国家说了算,更不是靠「灰色地带衝突」就能决定,必须是当事国共同参与之后的结论,否则就是搞霸权。

「灰色地带衝突」是个手段,不是目标;而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却把手段当做目标来看,只会搅乱秩序,当然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台湾当局恃美而骄、以霸权唯美,绝对违反了「善」的动机,注定是歷史的逆流。

(作者为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法国博士,国战会专稿,本文授权与洞传媒国战会论坛、中时新闻网言论频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论不代表旺中媒体集团立场※

#衝突 #灰色地带 #美国 #俄罗斯 #秩序